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8章 战利品
    先锋军在休息营区下风处一公里搭建了额外的临时营地,从灰狗村收缴的的战利品,除了粮食和物资,其余的东西全都运到这里进行整理加工。

    战利品相当丰厚,四百多吨粮食外加近二十吨的腌肉只是其中的小部分,村外牧场还有地精蓄养的牛羊牲畜。具体有多少牲畜,目前还没有统计清楚,迅鸟轻骑已经去查验收拢了,估计不会少于500头。

    不得不说,大地精是懂得精打细算的兽人,食人魔督军显然也懂得如何使用大地精奴隶。

    灰狗村内还有兽人掠夺搜刮的物资,最有价值的是金属制品。经过狗头人铁匠的熔炼,它们变成了两根重型狼牙棒、一副食人魔督军半身铠甲,以及少量地精短刀,总共1100多磅。金属的数量确实不多,但足够打造几万枚青铜箭头。对于铁料稀缺的东境防线而言,战争期间的每一支箭矢弩矢都很宝贵。

    战利品营地内充斥了血腥恶臭,维克多运用X-3,淡化相关嗅觉倒没有不适应,营地内的士兵几乎都系着毛巾,挡住口鼻。他们身穿油帆布围裙,正和圣武士一道分解兽人的尸体。

    “殿下,您来了。”一位中阶圣武士见到维克多,丢下手中的牛角匕首,隔着案板,主动问候。

    他是少数没有系毛巾的人,手上、围裙上都沾满了血污,脸上却洋溢着喜悦的微笑,令人作呕的气味似乎对他毫无影响。血淋淋的案板上摆着一具狗头人的尸体,胸腔刚刚被剖开,里面的心脏不翼而飞,但案板旁边的地上有一个木桶。

    维克多瞄了一眼,桶里面有19枚狗头人的心脏,同样的案板,同样的桶到处都是。

    没错,战利品营地专门负责处理兽人的尸体,收集有用的材料。

    就像兽人把人类做成储备粮,人类对兽人也绝不客气。狗头人和凶暴兽人的心脏是制作龙脉药剂的重要原料;食人魔、熊地精、凶暴豺狼人的筋腱可以充当弩炮的弓弦;普通地精的身上没什么有价值的材料,可大多数异化战兽都不怎么挑食。据说,条顿公国的月熊战兽吞噬凶暴生物的血肉能够获得更强大的力量,甚至有机会变成真正的凶暴月熊。食人魔、熊地精、凶暴兽人的尸体落到月熊家族的手里,那是一点都不带浪费的。

    六足迅龙虽然没有月熊的这种能力,可它们的食量相当惊人。一头700多公斤重的迅龙,平均每天消耗50磅的肉类,高强度战斗或行军,它们的食量几乎翻一倍。先锋军的100头迅龙每天需要吃掉4.5吨的肉。奥古斯特整天叫穷,真的是被迅龙吃穷的。

    虽说岗比斯先锋军的补给由撒桑帝国和教会共同负担,但东境防线目前的补给体系难以满足迅龙战兽的机动需要。先锋军总不能在东开拓领溜达几天,就带迅龙跑回补给点吃肉吧。

    因此,异化战兽一定是以战养战。教会只确保补给点物资充沛,无论战兽什么时候回来进食休整,他们都要记录战兽需要多少食物,死了多少只,最后用金币或者物资同援军结算。

    幸好六足迅龙不挑食,腐肉也照吞不误。这些兽人,还有它们制做的风干肉够迅龙吃上一阵子。士兵们要做的就是分解有价值的材料,再尽量保存兽人的肉。

    熏制是个不错的办法。

    营地内,篝火熊熊,血腥臭气夹杂着烤肉的焦香,叫人闻之欲呕。但是,把这些恶心的材料换算成金币,它们的价值几十倍于那些粮食和物资战利品。

    所以,这里才叫做战利品营地。

    人的适应能力很强大,再恶心的东西,看多了,闻多了,感官自然会做出习惯性调整,但心理落差不会那么容易调整过来。尽管处理猎物和尸体也是侍从的一门必修课,但真正的战士应当享受胜利的荣耀,而打扫战场,收集战利品是扈从的工作。先锋军战士全是各家族的精锐,每个人至少拥有封臣的身份。部分人因为没能参战而感到羞愧,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维克多的手下。

    圣武士也没有参战,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保护战斗牧师的安全,战后做点粗活也甘之如饴。

    相比教会的圣武士,银月庄园的侍从显得太稚嫩了。

    维克多对中阶圣武士点点头,吩咐道:“把大家都召集过来。”

    没过多久,战利品营地的士兵都聚到兰德尔殿下的面前,来自人马丘陵的战士站在前排。

    维克多一言不发,推开狗头人,拎起一头狂暴食人魔的尸体丢在案板上,取出精金匕首,开始分解。锋利的刀刃划开食人魔青灰色的皮肤,露出腥臭的黄色脂肪,白皙修长的手直接伸入散发恶臭的胸腔,取出被筋膜包裹的巨大心脏。随手将食人魔的心脏丢进桶里,转而剔取筋腱和大腿骨。他的神情格外专注,刀锋流畅自然,有着行云流水般的美感,仿佛正在作画雕刻,而不是在肢解一头肮脏的食人魔,一根根筋腱被完整的取出,坚硬似铁的大腿骨被剔的干干净净,露出釉岩般晶莹的黄色骨质。

    他拿着骨棒仔细端详了片刻,满意点头,近乎自语地说道:“食人魔的骨骼比精铁还要坚韧,比秘银还要亲和地元素,而且足够轻便。腿骨可以做成骨剑,肋骨可以做成骨盾。它们价值万金,是彰显武勇的荣耀。只有在兽人战争中,我们才有机会看到众多的骨剑和骨盾,但这并非财富,也不是荣耀,仅仅是帮助我们生存的超凡武器和盾牌。”

    “是非卖品……送给那些能够充分发挥它们超凡性能的人使用。”

    维克多嘴角噙笑,放下骨棒,暗金异色的双瞳扫过卡里古拉、夏洛特、布兰登、克劳斯;扫过红狼、罗杰斯、玛茜;扫过蔷薇骑士和秘法战士;扫过在场的所有人,直到他们挺直腰背,才收起意味不明的笑容,肃然说道:

    “分解战利品这不是重要的工作……是必须的工作。我一个人的时候,只要有条件,有时间,我也会做你们正在做的事情。你们在我的身边的时候,除了要配合我战斗,还得替我收拾战利品。如果有人不喜欢干这种事情,那就把它当成一次磨练。无论你喜不喜欢,高不高兴,都必须尽一切可能,帮助更多的人活下来,直到赢得这场战争。

    “记在,这是战争的一部分,我们已身在其中。”

    “说的好……可那是我的战利品,你的那头食人魔督军已经碎了。”

    背负双手的罗兰笑嘻嘻地踱了过来,身旁是高挑冷艳的吉莉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吝啬财迷的契布曼大小姐成了她的好朋友。

    “去干活吧。”

    众人呼啦一下全部散开,各自继续处理兽人战利品。维克多呼唤微风,清理手上的血污,淡淡说道:“食人魔督军的骨头还是完整的。”

    罗兰表情一滞,气呼呼地瞪着维克多。虚空水元素具有冰冻、渗透、腐蚀的杀伤特性,她的秘银从狂暴食人魔耳朵刺入脑袋,一击毙命,不伤及筋腱心脏,堪称完美击杀。维克多击杀食人魔督军,看似轻松写意,其实割裂了它全身的筋腱,不仅浪费,简直粗暴。不过,食人魔督军骸骨的品质比狂暴食人魔首领的高出一个档次却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吉莉安眼睛放光,指着自己的鼻子追问道:“亲爱的,食人魔督军骸骨是给我的吗?”

    生物质的元素亲和性普遍高于秘银,食人魔称得上是地元素亲和的魔物,它们的骸骨足够坚韧,又特别亲和虚空地元素,制做的骨剑、骨盾、臂铠和腿铠非常适合大地骑士。但是,装备越好,责任越大,维克多一点不希望吉莉安像大地骑士那样正面御敌。她目前只是个初阶的白银骑士,实力远比不上共鸣36个元素位的大地骑士,也不该承担大地骑士的责任,自然不能拿最好的装备。

    “.…..这个。”维克多迟疑片刻,委婉说道:“亲爱的,骨质装备太丑了,配不上你的美貌。”

    吉莉安连连摇头,拍着高耸的胸口,说道:“不难看的,我会打磨的很漂亮……我保证。”

    “保证也没用。”维克多摇头,直言说道:“食人魔的骨质装备优先考虑先锋军和主力援军中的大地骑士,你跟着我,基本上用不上这些装备。”

    琥珀眼眸盯着维克多的脸庞看了一会,吉莉安抿嘴笑道:“抱歉,亲爱的,我决定不跟着你了……我要跟着罗兰。”

    吉莉安的眼神表达出认真和留恋,维克多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问道:“你要考虑清楚。”

    “是的,我考虑的很清楚,我只会拖慢你猎杀兽人强者的节奏。”吉莉安点点头,拉着维克多的手,轻声却坚定地说道:“我有100多名家族追随者,我不能抛下他们。如果我们都跟着你四处猎杀兽人强者,帮不上什么忙,还增添补给压力。我要用我的剑,去赢得属于我自己的荣耀。”

    维克多设法劝吉莉安回心转意,诱惑道:“你不跟着我,食人魔督军的骨骼也不能给你,你跟着我,说不定还会有更好的战利品。”

    吉莉安摔开维克多的手,抬起尖俏迷人的下巴,佯怒道:“不给就不给,反正,你欠我好几份求爱礼物。”

    “宝贝,我的战利品给你。”罗兰笑靥如花,搂着吉莉安的蜂腰,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还挑衅似的对维克多扬了下眉毛。

    真想挖我的墙角?

    维克多眼中的狐疑渐浓,沉着脸,压低声音问道:“罗兰,你给吉莉安灌了什么迷魂药剂?”

    向来嚣张跋扈的吉莉安居然脸蛋一红,震开罗兰的胳膊,略显慌张地向后面走去,并说道:“我再去看看我的战利品……要是死了,就不值钱了。”

    她的战利品是8只活的龙脉狗头人,这种怪物自带寻宝天赋,能够找到珍稀矿物和宝石,但教会严厉禁止领主豢养兽人,甚至比豢养巫师的罪责还重。因为任何兽人都无法被圣光治愈,它们属于光辉之主钦定的邪恶智慧种。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偷偷利用龙脉狗头人寻宝的特性,搜索秘银、精金之类的珍稀矿脉。但是,先锋军当着战斗牧师和圣武士面,俘获的龙脉狗头人只有一种下场,运到后方,制成龙脉药剂。一只活的龙脉狗头人抵得上30颗狗头人心脏,可以制作10支顶级的龙脉药剂。吉利安抓了8只,可以向教会换取80个身体重塑的名额,相当于70000金索尔,而且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战争财都是这么发的,不过,要用战士的生命来换。

    维克多从吉利安的背影上收回目光,皱眉道:“吉莉安,她……”

    “她为了父亲,提前晋升白银阶,差点死在蚁人的手上……她很任性,很年轻,很单纯,就像我的姐姐,可她有她自己的骄傲。她是白银骑士吉莉安.契布曼。”罗兰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通。

    维克多哑然失笑,摇头道:“姐姐?你明明比她大……”

    “你搞错了,我比她小。”罗兰表情严肃的点头说道。

    维克多瞄了一眼长公主的胸甲,点头道:“嗯,你比她小。”

    罗兰的眉毛利剑般竖起,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懂个屁!铠甲的样式不一样……”

    维克多诧异地看了看怒气满值的罗兰,问道:“和铠甲有什么关系?我说你年纪比吉莉安小,可你的实力比她强大。”

    “你……混蛋!”

    “我们到湖边说话。”

    “到湖边,我也不会给你看的。”

    两人一边拌嘴,一边走向无人的湖畔。维克多沉默片刻,说道:“我调120个迅鸟轻骑兵给你。”

    迅鸟轻骑兵的战斗力已经给先锋军将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重要的是,他们能够驱使聪明的尘隼在空中侦查敌情,相当于天上多了120双眼睛。罗兰怒气尽消,把胸甲拍的砰砰响,喜滋滋地说道:“好啊,你想让我庇护吉莉安?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她不该来的……她太年轻了。”维克多叹了口气,声音渐渐低沉。

    岗比斯援军的将领基本上都是老牌的白银骑士,平均年龄在80岁左右,多数人连孙子都成年了。他们做好了牺牲的心理准备,也都抱着突破元素海屏障的信念。而吉莉安才32岁,无论个人实力还是战斗经验都差了一大截。身为地元素亲和的白银骑士,她在战争中的生还几率小的可怜。可她的骄傲和自尊又不允许自己成为爱人的拖累。这关系到她以后的骑士之路,维克多不能强制干涉。事实上,吉莉安的选择很明智,维克多肯定要去围杀兽人之王,非但不能在战斗中援护她,还会陷入难堪的境地。

    带着她,有危险,出面安置她,又遭人诟病。吉莉安不希望自己的爱人名声受损。

    罗兰撩了下发丝,微笑说道:“吉莉安抠门的很,我让她负责和撒桑人交涉岗比斯援军的补给物资……这样,你安心了吗?”

    维克多侧头笑了笑,颔首道:“多谢殿下出手庇护。”

    罗兰转动眼珠,说道:“要谢我,就拿尘隼驯化方法谢我。”

    维克多摊开双手笑道:“这我可没办法……古代文献上不是写的很清楚,尘隼亲近高等精灵,是高等精灵的战斗伙伴,人类无法驯服。尘隼在兰德尔领筑巢繁衍那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我虽然把尘隼带出来了,可如果它们长时间感受不到我的气息,要么飞回兰德尔领的巢穴,要么飞到我的身边。”

    “约克家族当初也想驯化尘隼,最终还是失败了。”

    罗兰点点头,蹙眉问道:“迅鸟轻骑兵能控制尘隼多长时间?”

    “不会超过一年。”维克多回答道。

    “一年?这场战争绝对不止一年。”罗兰失望地摇了摇头。尘隼的空中侦查带来巨大的战场优势,如果只能用一年,她都觉得太可惜了。

    维克多安慰道:“你不是还有120个迅鸟轻骑兵吗?他们都是目光敏锐的山民猎手,练习我和纳尔森开创的灵猴秘形足有六年,可以充当最精锐的秘法斥候。”

    罗兰似笑非笑地问道:“你真的舍得把120个迅鸟轻骑兵给我?随便我怎么用?”

    “吉莉安说的对,我带人在野外猎杀兽人首领,补给是个大问题。迅鸟的食量可不小,带多了也是个麻烦。我身边有三支骑士小队,配60个迅鸟轻骑兵就足够了。”

    维克多点点头,又补充道:“别让他们坚守灰狗村。”

    灰狗村才是先锋军最大的战利品。

    东开拓领第一批村寨的地理条件都很出色,而且靠近东境防线。收复这些村寨,便能把东境防线的防御纵深向前推进数十公里,灰狗村靠近东境防线中部的布朗要塞,距离布朗要塞最东边的营垒只有100多公里,周围有数万亩即将成熟的青麦,村寨的建筑布局参照大型营垒,能够容纳1500人,寨墙整体还算完好,十四座箭塔的顶部受损,修葺一下,很快就能投入使用。

    岗比斯的主力援军准备接管布朗要塞,先锋军抢先拿下灰狗村具有战略意义,也有政治意义。维克多和罗兰轻松做到了巴塞留斯没做到的事情,佛利德斯牧首可以顺理成章的要求巴塞留斯家族让出布朗要塞,去防守北线。

    不过,灰狗村毕竟不是布朗要塞的防御节点,如果骑兵部队不能在一天之内,从布朗要塞的营垒赶到灰狗村,它必然要遭受半人马大军的围攻。可如果放弃灰狗村,半人马大军也会在灰狗村扎营休整,因为附近有湖泊。无论是从传递军情的需要,还是为了骚扰半人马大军,灰狗村都必须掌握在人类军队的手中。灰狗村的守军被半人马围困是必然的,甚至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罗兰轻笑一声,说道:“东境防线守备军全部由撒桑民兵负责,我们只负责骑兵机动驰援。而且,灰狗村的外围只要修建箭塔、设置拒马、挖掘壕沟,堆砌矮墙,我不认为半人马能攻破灰狗营垒。撒桑民兵再抢修几个岗哨营地,把灰狗村和布朗要塞的防御体系连起来,东境防线就会有突出部。其他的开拓村都照这样修建,半人马或者兽人大军撞上东境防线数十个突出部,只能波浪行军,它们走着走着就散了,要不然就是强攻突出部……这符合我们的需要,可以拖延交战的时间,光辉骑士团和撒桑主力军团乘势袭击它们的补给线,活活拖垮它们。”

    维克多的军事指挥经验为零,也觉得罗兰的战略部署无懈可击,耸了耸肩膀说道:“我负责游击兽人强者,然后听从公主殿下的召唤。”

    罗兰哼了一声,很满意维克多的姿态,调侃道:“你的温布尔顿姑姑应该把消息带给你的巴塞留斯大表哥了,三天之后,我们就去见见你的大表哥和大表姐,顺便接管布朗要塞。”

    维克多自信地说道:“他们会让出布朗要塞,这符合巴塞留斯家族的利益。不过,我们也不能和巴塞留斯的关系搞的太僵,毕竟他们手里有鹰狮骑士团和撒桑领主凑出来的四万精锐骑兵。我打算送巴塞留斯一件礼物,希望你能同意。”

    “什么礼物?”

    “蓝芋药剂。”

    “我同意。”

    罗兰点点头,目光转向月光粼粼的湖面,突然说道:“我有一种感觉……根本没有兽人之王。”

    “嗯?”维克多扭过头,眼眸深邃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罗兰憋了半天,恼羞成怒地嚷嚷道:“.…..感觉,懂吗?感觉就是感觉,没有为什么……笨蛋,我和你说不通……我去睡觉了。”

    维克多望着罗兰的远去的背影,扬声道:“我也觉得没有兽人之王,你感觉是什么让半人马联合的?”

    罗兰转身又跑了回来,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神秘兮兮地说道:“我感觉是奥罗加尔复活了……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啊,不许笑话我!”

    维克多悚然一惊,喃喃说道:“如果是奥罗加尔复活了,那许多事情都说的通……它们故意帮助兽人奴隶入侵东开拓领,建立兽人盘踞势力,从而牵制撒桑帝国,西顿半人马才能掉头去征服东部的兽人部族。”

    罗兰噗嗤一笑,指着维克多嘲笑道:“这你也信?传奇大人马怎么可能复活?我故意逗你的……”

    维克多淡淡说道:“奥罗加尔不可能复活,不代表没有第二个传奇大人马……”

    “西顿半人马连续出两个传奇大人马?这比奥罗加尔复活还要离谱……我都不敢这么想。”罗兰撇了撇嘴,见维克多表情僵硬,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是认真的吧。”

    维克多哈哈一笑,“逗你玩的……你居然当真了。”

    “哼……笑的好假,我看你才是当真了。”罗兰双手抱胸,冷冷地说道。

    维克多干笑了两声,眼睛半阖,隐忧暗敛,悻悻说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无趣,我去睡觉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