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8章 秋后算账
    夏以若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突然身子横空而起,直接落入君衍沧的怀抱之中。

    “啊!”夏以若惊呼道。

    “阿祁,我觉得我很有必要让你知道一下,谁更加厉害!”君衍沧那双眸子无比的深邃,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邪魅的气息。

    “哈?”夏以若一脸的疑惑,她们不是在聊隐世家族的事情吗?怎么突然就变成谁厉害的问题?

    不是啊,厉害什么啊?!

    磊儿扶额,果然自家娘亲才是真正的蠢萌啊!

    “哥哥,祁叔叔和影叔叔去干嘛呀?”盈儿狡黠一笑。

    “应该去床上打架了。”无忧高深莫测的回答道。

    三个孩子都嘿嘿的笑着,那模样,当真是让人心头一抖啊,莫名的感觉被他们看穿了……

    夏墨风等人一个踉跄,谁能告诉他们,为什么这三个小屁孩会知道的这么多?!

    夏以玉顿时猫着身子,准备逃离此处,却被夏墨风提溜了回来,“玉儿,你跑什么?”夏墨风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神情。

    “不是我教她们的,我什么都没说,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刚喊完两句,夏以玉就后悔了,她怎么就不打自招了啊!

    夏墨风当即脸色就沉了下来,那张俊美无暇的脸庞带着一丝怒意,“你是不是应该和我好好解释,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说完,夏墨风就扛着夏以玉走了,夏以玉在夏墨风的肩头不断挣扎,“哥哥,救我啊!”夏以玉对着一脸无奈的夏以贤叫着。

    然而,夏以贤耸耸肩,一副我也无可奈何的样子,你只能自求多福了。

    夏以玉顿时欲哭无泪了。

    大厅一下子走了四个人,顿时就宽敞多了,然而,还没有结束呢!

    “凝儿,你是不是也应该解释一下今天宴会上的事情?”风逸飞突然看向云凝。

    云凝心头一颤,这男人记忆力要不要这么的好啊,都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啊,竟然还记得这么的清楚!

    “我……我有什么好解释的。”云凝心虚的回答。

    “看来需要严刑逼供一下你才会说实话啊。”风逸飞一拍大腿,他早应该如此的啊!

    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扛起云凝就消失在大厅之中了。

    看着一对一对出去的人,宫霓裳垂下了眸子,那双眸子深处有的是厌恶和憎恨,她厌恶自己身子的不干净,也憎恨西门妖羽的侮辱!

    段凌枫脚步刚动,却被宫霓裳突然喊住,“别动!”

    段凌枫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宫霓裳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又似乎是憋了一口气在心口,难受的慌。

    就在宫霓裳整个人都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段凌枫突然大步跨前,一把将宫霓裳紧紧的抱在怀中。

    宫霓裳先是一愣,然后不断地挣扎着,“放开我,混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胸口的那股沉闷之感顿时消失不见了。

    “不放,死也不放!”段凌枫的声音有些沙哑,天知道他这段时间睡得有多不安稳,他简直都快要疯了!

    “你混蛋!”宫霓裳猛的垂向段凌枫的胸口,这让段凌枫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宫霓裳这一拳打的可不是一般的重啊!

    段凌枫有些摇摇欲坠,可是依旧紧紧抱着宫霓裳,似乎要将宫霓裳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对,我是混蛋!混蛋到在爱上你之前天天流连花丛!混蛋到没有保护好你!混蛋到没有时刻陪在你身边!”段凌枫低吼着,段凌枫那双眸子充斥着血红,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让宫霓裳感受到他的心意!

    段凌枫不过是想告诉宫霓裳,既然宫霓裳都不介意他曾经流连花丛,那么他也绝对不会介意宫霓裳的!他会一如既往的爱着宫霓裳!

    一旁的宫钥卿连忙闭眼,当然了,闭眼之前还不忘捂住盈儿三人的眼睛,其实,他还想捂住三个孩子的耳朵啊,只可惜,自己的手不够用啊!

    作孽啊,竟然在三个孩子面前秀恩爱啊!

    这一个个的,都这么的不靠谱,也难怪三个孩子满脑子奇怪的想法!

    宫霓裳和段凌枫似乎还是没有察觉到这尴尬的氛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气氛之中。

    反正宫霓裳又是一拳砸在段凌枫的胸口,这一拳并不是因为想要逃离段凌枫身边,而是自从西门妖羽出现后她所憋着的怨气和恨意,如果没有得发泄,她真的快要疯掉了。

    “唔!”段凌枫痛苦的皱眉,他察觉胸口那一口血快要忍不住想要吐出来了。

    “混蛋!滚蛋!”宫霓裳的拳头变得轻了下来,她舍不得……

    然而,

    “噗!”段凌枫再也忍不住的吐了出来。

    那鲜血喷了宫霓裳一脸,温热粘稠的感觉让宫霓裳的眼睛不断瞪大,宫霓裳惊恐的看着慢慢从跟前滑倒在地的段凌枫,大叫了一声,“段凌枫!”

    宫霓裳扑到段凌枫的跟前,惊恐的捂着段凌枫嘴巴里面的鲜血,可是,那嘴里的鲜血却是如同不要钱似得,不断地涌了出来。

    “你泄气了就好。”段凌枫虚弱的开口,那整个嘴巴都是鲜血淋漓。

    “不,段凌枫,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任性,任性的独自去报仇,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死好不好!”宫霓裳一边擦着段凌枫嘴角的鲜血,一边无助的哭着。

    “那你愿意继续和我在一起吗?”段凌枫那虚弱到快要闭起来的眼睛突然睁大,绽放着明亮的光芒。

    “我愿意,我愿意!你别说话,求你别说话!”宫霓裳撕心裂肺的喊着。

    “那你愿意和我一起参加相亲宴会,直到最后结成正果的一天?”段凌枫的声音越来越有力。

    “我愿意,愿……”然而,宫霓裳还没喊完,身后的宫钥卿就激动的拍起手来。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宫钥卿激动的叫着。

    段凌枫顿时就死瞪着宫钥卿,他想多听两遍我愿意怎么就这么难呢?这个该死的男人!

    “你们骗我!”宫霓裳突然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那双眸子冷若冰霜,似乎一点儿的温度都没有,冻的段凌枫瑟瑟发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