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三章 瞧不上
    当初儿子要娶武将之家的姑娘,老夫人是极不情愿的。她看中的是前国子监祭酒家的姑娘,贤惠、温婉,又带着书香气。可她儿子就跟猪油糊了心似的,一门心思要娶现在这个儿媳妇。

    她疼惜儿子,拗不过他,把人聘了回来。本来想着,她多教教规矩,总能把人教出来。谁知道,人家倒好借着一次小病,跑到庄子上一住就不回来了!害得她儿子、孙子,都三天两头往庄子上跑。她都到了知天命的年岁了,还得操持着整个家!

    一个儿媳妇就够让她减寿的了,要是再来一个不守规矩的长孙媳妇,她能气得少活十年。不行,大孙子的媳妇,她一定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这么想着,老夫人捏了捏小孙子的脸蛋,斥道:“别瞎说,看药师考核,最忌讳大声喧哗。要是影响了药师们的发挥,小心被赶出场去!”

    韩沐非一听,会被赶出场地,那多丢人啊。他赶忙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看考试。

    高级药师考核,难度成倍增加,因而,每一级考核,都留给了五天时间。七级药师考核,人数比较多,依然在露天的环境中。顾夜准备帐篷、炊具,是担心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影响发挥倒不至于,怕影响心情。

    当别的药师,都在选材、配料,忙着准备制药时,顾夜主仆三人,却在优哉游哉地扎帐篷,整理食材。和她临近的,都纷纷侧目。当看清她的年龄时,纷纷摇头。以为她能过六级已经是侥幸,估计参加七级考核,是来混的、玩的。

    顾夜并不想成为另类,她只不过不想跟别人一起挤而已。待所有人都选完了药材,她才闲庭漫步地走过去。看了一下材料台上的药材,她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她准备做自己独门的金疮药,步骤简单,不会耗费那么多时间。她可不想在场上待上三五天,熬都熬死了。她已经打听清楚了,高等级药师,不像前面的低级和高级,可以越级考核。这个就得一步一步的按部就班的来。

    所有用料中,只缺了一份血竭。好在,高等药师考核,药师是可以指名两种自己需要的药材的。她来到评委台前,冲着几个熟悉的面孔眨了眨眼睛,然后提出了她的要求:“报告评委,我需要二两血竭。”

    药圣眯着眼睛,露出颇为自得的微笑,问道:“要血竭?副会长,听到了没有,赶紧给我徒儿准备去!好徒儿,你这是打算做金疮药?”

    “评委大人,考核药师是不能轻易跟人聊天的,也不能轻易透露自己制的药。”顾夜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堵得药圣一阵龇牙咧嘴。

    百里云霁淡淡地一笑,道:“师叔,请您尊重药师会的规定,不要对考核人员产生影响。”

    药圣不舍得怼自家徒儿,对死对头的徒儿,可没那么手软了:“我跟我徒儿说两句话,有什么关系?我违反啥规定了?我是透露题目给她了,还是场上给她提点了?在我面前,你哪有说话的资格?”

    “师父,恼羞成怒,是很丢脸的!”顾夜忍不住帮百里师兄说了一句公道话。

    药圣深吸一口气,磨磨牙:“你到底跟谁一头的?我是你师父,你不帮我说话,反而帮这个臭小子?”

    “我是帮理不帮亲!”顾夜肃着一张俏脸,做出我很公正的表情。这时候,血竭取来了,她接过来对评委席的众人鞠了一躬,表示了谢意,然后对药圣道,“师父,徒儿去制药了。”

    药圣捻着胡子,点点头,不忘叮嘱道:“好好考,不要给师父丢脸……不对,是做出一副好药,震震他们!”

    顾夜好像没听到一般,转身扬长而去。同在评委席上的炎国药师协会的会长,饶有兴趣地道:“药圣,您老人家这个徒儿,还挺有个性的嘛!”

    “可不是嘛!饶会长你可真有眼光,我这小徒儿,比大弟子可有趣多了!”说完,药圣斜睨着一旁正襟危坐的江秋,撇撇嘴,摇了摇头。

    饶会长可不敢说江大药师的坏话,只是恭维道:“药圣大人,还是您有眼光,选的两个徒儿都是一等一的。江大药师就不用说了,这个小弟子,年纪轻轻,就已经参加高等级药师的考核了。真是后生可畏啊!”

    “嘿嘿!七级药师算什么!”药圣撇撇嘴。他这小徒儿的制药术,早已超越了他呢。十三岁的大药师!他等着这些家伙们,眼珠子掉一地呢!

    饶会长挑了挑眉,看来那小姑娘不止于此。不得了,年纪轻轻就由此成就,这小姑娘很有可能成为超越药娘子的存在。

    东灵国的李会长,不爽地看着饶会长觊觎的目光,忍不住道:“顾姑娘如此优秀,的确是我们东灵国药师会之福哪!”

    他的意思很明显,顾姑娘是我们东灵国的,你们只能干眼馋。我们东灵国,要出第二个药娘子喽!

    饶会长抚须但笑不语。四皇子替宁王向东灵国国君,求娶镇国公府上闺秀的事,自然瞒不过他这个药师会的会长。至于他从什么渠道获取的,那就不方便告诉别人了。

    这位姓顾的小姑娘,不但是出类拔萃的药师,还是镇国公家的姑娘。只要给东灵国皇帝施压,宁王铁定手到擒来。到时候,小姑娘嫁到炎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小姑娘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呢!

    选好药材,接下来是处理药材。这些前面的小事,自然不用她动手。花好和月圆,都是她用惯了的帮手,该做什么,不需要她多言。

    第一天,就在处理药材的忙碌中度过了。午饭和晚饭,都是用场中炒药材的炉子做的,锅碗瓢盆都是她们带过来的。

    午饭做的焖饭和蛋花汤,虽然简单了些,但总比啃干粮好上许多。香喷喷的焖饭,馋得周围的药师不停地吞口水,带来的干巴巴的饼子,更加难以下咽了。

    江中天趁着中午休息的空当儿,厚着脸皮,央了监考的药师陪着,穿过半个考核场地,蹭了一顿焖饭。中间虽然没有什么交流,但胜在有汤有饭,吃得滋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