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7章 他差远了
    虽然老段也算搞工业出身,但他所从事的采矿业跟传统制造业毕竟有很大的不同,在他出任上市公司昌达控股董事长之前,亲自登门拜访关云天,一方面就某些问题虚心请教,另外,老段也想通过跟关云天这位幕后大佬的亲自接触,试图打探虚实。

    刚成为昌达控股公司第一大股东,就遭遇前所未有的环保风暴,不免让老段产生联想,他一度怀疑是不是昌达集团在其中作祟,想阻止他出任上市公司董事长,给他的工作出难题,先给他个下马威。

    老段当然不知道实情,昌达集团有计划地减持上市公司的股权,甘愿退居次席,让出昌达控股公司的董事长位置,是他们有计划地退出传统制造业的既定方针,叶佳怡作为昌达集团总经理兼昌达汽配公司直接负责人,本已忙的不可开交,趁着这次机会,正好从昌达控股公司撤出来。

    安全与环保,是政府监管部门对实体制造业盯得最紧的两项指标,老段对安全问题深有体会,如今的环保整改,得到了关云天的证实,老段也能理解了。

    不过环保整改跟老段熟悉的安全问题不同,这涉及到工艺流程和生产管理,由他这个门外汉来主导这项工作,老段觉得力不从心,“关总,即将开展的环保整改,我们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请段总放心,虽然我们已经不是第一大股东了,但我们毕竟还是昌达控股的二股东,环保整改,一方面我们也负有一定的责任,另外,事情发生在我们的地盘上,我们理应尽地主之谊。”关云天道。

    “关总,据说在此前的董事会上,已经成立了一个环保整改领导小组,聘请你和叶总为顾问,我们现在是第一大股东,不出意外的话,有可能由我来出任领导小组组长。今天前来拜访关总,希望在环保整改过程中,得到关总和叶总的全力支持。”

    “我已经说了,支持环保整改,也是我们的责任,段总尽可放心,有什么要求,你可以随时提出来,我们将全力以赴。”

    由于政策规定了期限,环保整改时不待我,新一届董事会成立以后,为了不再耽误时间,叶佳怡立即向新任董事长老段移交了工作。

    老段看到市环保局的文件后,感觉时间紧迫,他问计于叶佳怡,整改工作应该从何入手。

    “资金,首先要筹措到一定的资金,移交以前,我已经安排财务部门在二级市场融资,你问问现在融资效果怎么样?有了一定的资金,就可以具体实施了。”叶佳怡道。

    “叶总,具体实施应该从哪里开始呢?”这个问题在老段脑子里一直存在。

    “环保整改的具体实施,你要去问关总,因为此前的几次整改,一直由他亲自负责,他在这方面很有经验。”

    老段跟关云天再次做了深入交流,关云天告诉他,环保整改过程中,技术方面的事可以完全交给技术部门去做,涉及到设备采购,为了显得公开透明,尽最大可能进行招标,如果需要跟政府职能部门协调,关云天会主动出面解决。

    作为丰源矿业公司的老板,老段无疑也是个聪明人,尽管对制造业一窍不通,但在环保整改过程中,好多事经关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云天一点就透,除了具体技术方面的问题,设备招标采购,或者跟政府职能部门打交道,没用多长时间,老段就变得驾轻就熟了。

    唯一不同的是,设备招标本来就是为了在花钱方面公开透明,但这位段老板对金钱看得比较重,在这方面,跟关云天和叶佳怡的淡定超脱比起来,他就差远了!

    在跟政府职能部门打交道时,老段那种矿业公司老板的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凡事必须请客送礼,而且送礼都是大手笔。

    没有比较,就分不出高低。以前昌达集团的叶佳怡当董事长期间,为了办事也有请客送礼,但那都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那样做,自从丰源矿业公司的老段成了董事长,请客送礼成为家常便饭,财务部门为此感到不安,因为根据财务制度,好多吃请送礼的费用,根本没法入账。

    令其他股东无法容忍的是,环保整改过程中需要购买很多设备,按照要求,价值超过五千元的设备一律实行招标采购,不知这位段总嫌麻烦,还是他不懂得何为民主管理,设备招标的形式倒是有,但他不愿成立真正的招标评审机构,哪家投标单位中标,全由他跟丰源矿业公司的几位股东代表决定,有时甚至就是老段自己说了算。

    面对这样的局面,昌达集团的三位股东看在眼里,但按照关云天“在董事会少说话”的要求,老丁等人对此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昌达集团的股东代表保持沉默,其他股东代表却看不下去了,他们忍无可忍,一位跟老丁关系不错的董事会成员在私下问道:“丁总,你们以前可不是这样管理的呀!老段这样的管理方式一点也不民主,他这么武断,是不是认为整个昌达控股公司都是他的企业?我看他根本没把其他股东放在眼里。”

    “每个人的管理方式不同,也许这就是老段的管理方式吧。”老丁不想跟对方谈论这个问题。

    “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你认为老段这种管理方式是否民主?他知不知道股份制上市公司应该实行民主管理?”

    “这件事跟每个管理者的素质有关,素质高的管理者,对民主管理很推崇,在管理过程中会自觉将民主决策贯穿始终;对于素质不高的人,他们本来就想啥都自己说了算,自然而然会将民主决策抛到一边。”老丁并未正面回答。

    “什么素质呀!老段一个挖矿的出身,他能有什么素质?我看这家伙完全就是想把上市公司据为己有。”

    “丰源矿业才占昌达控股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权,他想把整个公司据为己有没那么容易,除非他出钱收购其他股东的所有股权,他有这个实力吗?”

    “可是,这样任由老段胡来,整个上市公司跟属于他自己的企业,也没有多大区别呀!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阻止他?”

    “不仅有办法,而且办法很简单,股份制企业章程规定的清清楚楚,任何股东,有权提请召开董事会,就公司管理层的不当行为进行讨论问责。”老丁道。

    “我们都是小股东,除了丰源矿业,董事会只有昌达集团说话有分量,丁总,你们早就看出了老段行为不轨,为啥不向他提出来?”

    “我们也有苦衷,昌达集团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上一任董事长单位,现在出面挑新董事长的毛病,有人会曲解我们的意图,所以,我们还是保持沉默为好。”

    其实,通过进一步减持,昌达集团目前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加在一起仅有百分之十左右。

    “嗯,我再联系几家小股东,共同提议召开董事会,一定要对老段这种肆无忌惮的行为加以约束。”

    果然,在几天以后的股东代表会议上,多名股东对董事长老段的行为提出批评,但老段这个矿工出身的老板很难听进不同意见,“丰源矿业是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作为董事长,我连投标中标单位的决定权都没有,你们怎么不当第一大股东?”

    “段总,即使丰源矿业是第一大股东,你们的股权不也才百分之二十吗?所以你要弄清楚,上市公司昌达控股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企业。”

    “那又怎么样?企业章程规定了第一大股东出任董事长,难道你们有异议?”老段这是故意偷换概念。

    “我们对第一股东当董事长没有任何异议,因为这是企业章程早就规定了的,但是段总你也不要忘了,在同一份企业章程中,同时规定了企业管理层必须实行民主管理,民主决策,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跟企业章程的规定正好相反!”一位股东毫不客气地说。

    “环保设备采购,我实行了公开招标,你们还想要我怎么做?”老段似乎觉得自己还有些委屈。

    “招标当然没有错,问题出在对投标单位的确定上,你实行暗箱操作,不搞公开评审,让我们觉得股东的钱花的有些冤枉。”

    其实,关云天从一开始就提出,在设备招标环节,要对每一家投标单位实行公开评审,只不过老段自作主张,拒绝了关云天的建议。

    “大家对设备招标有意见,不就是没有让你们参与其中吗?为这么点事,你们兴师动众,浪费精力,值得吗?”

    “段总,不管你怎么理解,反正我们认为你在设备招标过程中暗箱操作,独断决策,就是有违企业章程规定的民主管理的要求,这一点,你应该向昌达集团学习,在他们担任董事长期间,上市公司的所有事情,都实行民主决策。”

    “各位,你们懂不懂什么叫此一时彼一时?我也是丰源矿业公司总经理,管理工作因人而异,我的理解,只要能做到有效管理,就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老段大言不惭,振振有词。

    见老段不仅不接受股东批评,反而自以为是,一位股东被激怒了,“段总,不要以为你的丰源矿业现在是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你是董事长,别人就拿你没办法。你可千万别忘了,除了你们之外,其他股东还握有上市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权,只要愿意那么做,要想联合几家股东,超过丰源矿业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权份额,把你从董事长的位置拉下来,也不是一件多难的事。”

    对其他批评,老段可以充耳不闻,但对这种带有威胁性质的话,他要是再装聋作哑,说不定他这个董事长就当到头了。

    上市公司昌达控股出现当前这种混乱局面,是昌达集团管理层未曾料到的,不过他们还是认为,当初的决定并无不妥。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