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5章 缱绻(四更)
    林希言攥紧拳头,打断他的话道,“就是在这个讲家庭成分的年代,我……”松开拳头,上前一步,与他肩并肩的站着,近乎耳语地说道,“低人一等。”挺直脊背大步离开。

    孟繁春转过身看着夕阳下拉长的背影看得他心里酸酸的,“对不起……”

    林希言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那道视线,脚下没有一丝停顿,继续朝前走,转过弯儿,身体立刻就垮了下来,很快又直起身体,脚步沉重地离开了。

    amp*amp

    月光柔和淡雅,就像是笼了一层薄纱,有种朦朦胧胧的美感。

    皎洁的月色透过窗棂温柔的撒在炕上,炕上的人睡的并不安稳。

    在一片寂静的近乎诡异的气氛中,林希言缓缓的睁开了澄澈的双眸,周身是一片浓得如墨一般化不开的黑暗,如潮水不一般汹涌而来,瞬间将他淹没,躲都躲不及。

    但他的内心没有一丝恐惧或慌乱的情绪,只因待在这片深不见底的黑暗中,竟让他破天荒的感受到了安心的滋味。

    他脸上甚至流露出舒服的笑容,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他本是一个理性冷静过了头的人,有时候甚至冷静到近乎冷酷严苛,待自己尤甚。

    可是自从家里人出事以后,同事们待他面上如常,可自己感觉的出来那种明显的疏远,背地里的指指点点。

    那些言语,如锋利的尖刀一般尖利。一刀又一刀,割得他体无完肤,鲜血淋淋。

    他不能亦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怨怼,还得感激涕零,感激他们对自己的教育。

    他能做的不过是敞开心口,连捂住伤口的权利都敢有。让他们看着那汩汩涌出的血,让他们心灵上得到满足于愉悦。

    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业务能力强大,早就被一脚踹到乡下修地球了。

    同时他得强打精神,努力活着为自己家人,他不能退缩,苟延残喘的活着。

    无论面上多么的卑微,内里他永远都是那个冷静、自持、高傲、优雅、永不妥协。

    画面突然一转,置身于明媚的阳光之中,脚下漫山遍野层层叠叠的半枝莲,各种颜色的都有,妃红、稼红、大红、深红、紫红、白色、雪青、淡黄、深黄迎着太阳怒放,强烈的色彩非常的炫目。

    他都忘了,半枝莲民间俗称太阳花,见阳光花开,太阳越火辣,它开的就越灿烂。

    阳光富有朝气,生命力旺盛。

    而现在的阳光温暖却不刺眼,亦如花半枝给他的感觉如阳光一样温暖,让人忍不住靠近。

    “铮铮……”声响出现在耳旁,林希言猛地回头,发现花海中央一个模糊的剪影,“你是谁?”脚步不自觉的朝着人影走了过去。

    林希言越靠近人影越发的清晰,看清眉眼之后桃花眼睁的圆溜溜的,一脸的震惊,怎么会是她?

    花海中的她手中的麻绳在千层底上来回的穿梭,原来是它发出铮铮声响。

    林希言看着她一手执锥子,一手操针,一扎一缝,拉得麻线铮铮作响。每一针过后。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纳下一针。

    动作如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般,十分富于节奏感,美不胜收,看着是一种享受。

    林希言惊讶地看着她说道,“花半枝,怎么是你?”

    花半枝闻言抬起头杏眼圆睁,眼底闪过一抹惊讶,随即一脸笑容地看着他。

    林希言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满满的笑意注视着自己,微微翘起嘴角显露出她此时愉快的心情,整个人都散发着明朗的光彩。

    看见这样的笑容,林希言的心狠狠的震了一下,觉得那是冬日阳光都比不上的灿烂和美丽。

    花半枝看见他忽然望着自己出神沉迷的模样,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了。

    被花半枝晶亮的双眸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林希言窘意渐渐烧灼着脸颊红彤彤的,一脸的不好意思低垂着头。

    又不舍移开视线,偷偷地瞟她一眼,环顾四周,一片花海,他是不是可以放肆的看,就这么傻乎乎的,直愣愣的看着她,心里那个满足。

    林希言看着她那纤细如水葱十指如穿花蝴蝶般在眼前晃啊晃的,诱惑着他。

    花半枝停下手中的活计,抬眼看着他,充满疑问。

    “你做的鞋穿的很舒服。”林希言如星辰般明亮闪烁的双眸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说道。

    花半枝闻言双眉轻扬,脸上荡漾着喜悦,琉璃似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这个可以给我的吗?”林希言眼底紧张地看着她温暖又纯真的笑容,小心翼翼地哆嗦着嘴问道。

    花半枝爽快地点点头,林希言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不确定地问道,“真的吗?”

    花半枝将做好的布鞋直接递了过去。

    林希言眨眨眼,惊愕地看着近在眼前的布鞋,刚才明明还在纳鞋底,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满脸疑惑地看着她。

    花半枝朝努努嘴,递了递手里的布鞋。

    “真的给我。”林希言兴冲冲地伸过手,抓住了布鞋,那柔软的触感,却发现是花半枝白皙柔若无骨的小手,“抱歉,抱歉,冒犯你了。”嗖了一下撤回自己的手,忙不迭的赔不是。

    林希言抬眼担心地看着她,“你不别生气,我不是有意的。”

    花半枝微微摇头,脸上溢满了柔情似水,盈盈双眸看着他。

    林希言松了口气,“你不生气就好,不生气就好。”

    花半枝凝眸看着他,一脸温暖的笑意,伸出的手却没有收回。

    “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吗?”林希言看着眼前白皙嫩滑的手道。

    花半枝黑眸闪亮,脸上挂着温婉的笑容,朝他点点头。

    林希言深深地吸一口气,吞咽了下口水,怔怔地看着她,蓦然窜上心头的那一缕缕明显的悸动,让他的心脏狂跳。

    林希言颤巍巍的伸出手去,想牵住花半枝的手,然而在他的指尖即将接触到那勾人的指尖的那一刹那,想起自己的家庭出身又猛然地泄了气,倏地一下将手给收了回来,不停的捻着手指,挣扎着,纠结着。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