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3章.反口
    “要不你就等合同到期不续,要么你就等别的俱乐部交付转会费把你买走。在此之前,你还是青锋的人!别竟想着歪门邪道。”李栎瞥了他一眼道。

    刘骏言听明白了,急赤白脸地说:“你这是断我的活路!”

    他急出了一身冷汗,今天“李荔”当着郎拓的表明立场让刘骏言清楚地认识到,李荔不会转会的,就算转会也不可能通过万奕运作转会。

    也就是说,万奕吃不着肉了,他也喝不着汤了,趁早自谋出路吧。

    而“李荔”反口不承认开除的行为,则表明,刘骏言连渣子都快抢不着了。

    现在的刘骏言就靠着自由身,不用付转会费,随时拎包入住等便宜卖的条件,才和几个乙级战队有了挂靠。刘骏言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打铁还需自身硬,他本身要是硬还用得着到处抱大腿?如果要别的战队付转会费才能引进他……哪有队伍肯出钱啊?

    面对刘骏言“痛彻心扉”的呐喊,李栎耸了耸肩,对于这个指控毫无负担地就认下了。

    就是要断你的活路。

    李栎表面上淡定自若,心里却暗自后怕:好家伙,差点犯了大错误,要是真一时冲动正式开除他,还得赔他钱,财政如此紧张,怎么能干这种白给人送钱的事儿呢?

    “手续没办齐吧?你还是青锋的人吧?”李栎明知故问。

    刘骏言脸上阵红阵白,还是疏忽了啊,想着再和李荔套套近乎,才拖着没去人力那办手续。没想到现在被他抓住这一点拿捏他。

    他眼中闪过阴鸷:想拖死我?没那么容易!

    “你这几天的表现,迟到早退,消极怠工,吃里扒外,勾结外人搅混水,一条条一款款,都严重违反了队规,”李栎说到这,呲出一口“锋利”的牙,“有错就得罚,嘴上罚不够,得罚款。”

    李栎最后那句等于是打蛇打七寸了,不只刘骏言,连那些个有要转会念头的队员们都立时间老实了不少。

    “李荔”这话分明是变相的提醒,这几名队员水平中不溜,转会最好的方式是你情我愿,对方出个差不多的价格,青锋大大方方的放人,也算双赢。

    若是“李荔”心狠一点,拿对付刘骏言的手段对付他们,不肯提前放人,硬把他们几个扣到合同失效的那天,那他们注定赶不上今年的转会窗口,白白浪费半年时间。

    “有转会意向的,拿出章程来,谁要是和别的战队狼狈为奸,刻意压价,干拿青锋的血肉给新东家上供的缺德事,那就老老实实待到合同结束吧。”李栎毫不留情地说。

    打得一拳开,避免百拳来。丑话就是要说到前头。

    “至于你,”李栎逼视刘骏言,“要不就找别的俱乐部给你赎身,我们也不会多要的,你的身价,再多也不合理啊,”他顿了顿,又慢悠悠地说,“或者你自己去和俱乐部解约,该付多少违约金付多少,就你的身价也没多少钱,花钱买自由,不是件很正常的事吗?”

    当夜。李栎做了个梦,内容非常不愉快。

    在梦里,青锋战队面临着和现实中差不多的情况,队友们一个接一个的转会了,先是孔方,然后是罗燃、林原、唐一飞……

    一个一个的都走了,最后就剩下他和刘骏言两个人。

    队里就剩俩人……还有一个是刘骏言……

    李栎:“……!!!”

    醒来后,李栎出了一脑门的汗,心有余悸地自言自语:“我去!幸亏是做梦,要是真的我都要走了!可真扛不住!”

    和梦里的情景一对比,现在的状况好像也没那么难接受了。

    早晨到了训练室,几个队员早就等得着了急,就跟猫闻着鱼味儿似的,一下子凑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起话来。每个人都在表述着自己的意愿,每个人都在尽力地争取自己的权益,他们一人一句,没人相让,声音混杂在一起,一时间根本分辨不清谁说了什么。

    也没别的事,还是颠来倒去说转会的事。

    李栎往训练区那儿瞟了一眼,就没几台电脑开了机,更别提有人用它们训练了。忙着前程大事,训练这种小事当然也就顾不上了。转会窗口说话就要关闭,都火烧眉毛了,便只顾眼下了。

    “队长,你看我合同马上就到期了,通融通融,提前放了吧……”

    “队长,鬼灯战队队长联系我了……”

    “队长,能不能替我写个推荐信啊?”

    李栎平静的听着,喜怒都没露在脸上,只问了那名队员一句话:“我给你写推荐信,对方能加钱?”

    “……不能。”那队员有点讪讪。

    李栎耸肩,不行你还开尊口?他这两天也被折腾地够呛,转会就转会,有要求也正常,可都不去和管事的人说,倒都围着他,都恨不能让他帮忙说项,弄得李栎不胜其烦。

    这几个队员与他交情寥寥,既不如孔方投脾气,也不如孔方情有可原。李栎不想费劲,直接说道:“有转会意向的,让对方俱乐部和咱们俱乐部联系,走正规程序,至于说想要推荐信的……”

    他眼中精光一现,皮笑肉不笑地说:“确定让我写?我这人不撒谎,”他上下打量了那名队员一眼,“你的水平?我可有的是东西可写。总得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写完,干脆等我写完你再走?”

    被他盯着看的那人一个激灵,艹,怎么忘了李荔从不做商业互吹,商业寒暄,让他写,指定没一句好话,全篇就是烂烂烂。

    想也知道,他们又不是李荔,不会有战队肯付出高昂的转会费挖掘他们。所以差不多就得了,要是得陇望蜀,当心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上来就碰了个钉子,那几人有所收敛,低眉顺眼地说明了情况后,一刻没停留奔向人事走程序办手续去了。

    看着那些人毫不留恋的身影,林原纵使一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避免不了的失望。他强迫自己把目光从那些去意已决的人身上离开,心中默念: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目光转动间,林原将最后剩下的人一一看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