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回
    一天深夜,挂在外太空的丹炉山一向安静如鸡,今天例外,山上响着一段歌曲: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木有),有多少人值得等待(木有)……”

    端坐炼丹室的某人闭着双眼,小音箱里唱一句歌词,她便应一句,“……木有,木有后悔,绝不相遇……”左手扇扇子,扇累了就换右手,坚持不间断。

    之前炼醒元丹是临时抱佛脚,急里忙慌的,可能心浮气躁才屡屡犯错炸炉。如今炼五行丹,她淡定如常,小音箱没电了,不慌不忙地腾出一手换电池。

    音乐是她的精神食粮,它能唤发她的杀机……呃不,是生机,唤醒她奋发图强的决心。

    五行丹,不是一种丹,它是五种不同的丹药组合。

    中医五行,代表着人体的五脏六腑,譬如五脏中心属火,肺属金,肝属木,脾属土,肾属水。

    简单分一下类,如下:

    金:辛,白色,肺,鼻,大肠,皮毛。

    木:酸,青色,胆,筋,肝,眼。

    水:咸,黑色,肾,耳,骨髓,膀胱。

    火:苦,红色,小肠,舌,心,血液。

    土:甘,黄色,胃,肌,唇,脾。

    五种丹药的颜色以及味道各有不同,如上所述。所以,它们有五种颜色,甜酸苦辣咸齐活了,分别装在不同的瓶子里。

    味道不怎么好,效果应该不错滴。

    详情可以参考醒元丹,她回校领毕业证时,曾和萧老师出去喝过茶。在外人眼里,师徒俩生疏有礼,实际上是互相了解近况。

    萧老师病好了,已经回校继续任教。

    无人知道她吃过丹药,温教授虽有一点怀疑,几次欲问清楚,均被她淡淡一瞥,彻底歇了刨根问底的心思。

    先前为了治病,萧老师的头发被剃了。现在病好了,她顶着一个乌黑小平头笑容灿烂,神采奕奕,连帽子都不戴。

    与生命相比,形象、面子都是小事……

    说回现在,为了方便辨认,装药用的瓶子瓶身分别用小篆写着“金”“木”等五个字作为标记,哪不舒服吃哪种,一目了然。

    等哪天她找到瓷厂订制小瓷瓶,也要依样画葫芦才行。

    祖师爷喜欢钻研道术,师父喜欢钻研医理药理,她这毛脚徒弟懂一点药理就好。没有术法的基础,丹书经典残缺不全,导致她对丹药的玄妙一知半解。

    深究的话容易患病,精神病,像上回那样太过损耗精力,不划算……

    咣啷一声,鼎盖被掀开,又一炉药炼成了。

    放下扇子,罗青羽隔空将丹药移到跟前的小瓷瓶口,咕咚几下,九颗黄色的丹药落入瓶中。

    她把瓶子拿近嗅嗅香气,唔,色味正统,成了,满意地用木塞塞好。起身,隔空将鼎盖掀回原位,再用云字扇面朝丹炉扇两下,让其冷却。

    这是胃药,可以常备,方便随身携带。

    在这半年里,五行丹已经被她全部炼出来,还分别多炼一瓶木丹、土丹。它们分别对肝、眼和胃有独特作用,出门在外可以把它们当作糖豆时不时嗑一颗。

    每个瓶子顶多装36颗,她不贪心,多出来的两瓶,每瓶才18颗。36颗那种摆在前厅药房的药柜里,日后谁有需要可以随时取用。

    是药三分毒,可它不是普通丹药,对人体有益无害。如果不嫌炼得麻烦,大可以把它当饭吃。

    罗青羽拎着小药瓶,慢悠悠地走出门口,提起盛着手机、小音箱和备用电池的小竹篮,随手把药瓶也放进去,然后挽着,轻闲自在地去往右边悬空的石梯。

    山里无风,她的裙摆随步而动。

    遥望寂寞的夜空,宽敞的广场中,她独自一人在高高耸立的华表间穿行。瞅一眼从蟠龙柱顶高高坠落的清泉,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别有一番清爽滋味。

    有点孤独,更多的是自在和舒适。

    果然是单身快乐啊!

    遥想前世的自己,此刻已经是一个为小家为丈夫的前程,为孩子的将来操碎心的年轻妈妈,太可怕了!

    “……滴哩哩哩滴哩哩哒哒……”想起曾经的自己,她忍不住唱着歌儿,在宽敞的广场跳起简单的舞步来,“走在勇往直前的路上……”

    穿着坦领半臂襦裙的她,仰着纤细修长的脖子,踩着舞步,一双藕臂作出向前种的姿态,身姿轻曼,动作搞怪。

    “……每一次难过的时候,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她比歌词里的人物幸福一些,可以独自呆在太空,欣赏着属于自己的小宇宙,“滴哩哩哩滴哒哒……”

    步行下山,边跳边唱,逍遥自在乐无边。

    自从重生后,她最喜欢走路了,边走边看世间的百态。不必躺在病床上,等待着自己生命倒计时的到来……

    离开丹炉山,一道曼妙的身影旋转着出现在房间,步履轻快地打开房门,一路飘到前厅的药房。

    那一年,她回到枯木岭后立马把银行卡里的一笔小钱提出来用了,把房子重新修葺一番。

    院子的围墙是原石,房子的水泥墙壁与之搭配得不够雅观,于是找人把房子的外墙铺上表面粗砺、绿色环保的文化石。

    这种石墙面给人一种回归自然、返朴归真的观感,和围墙是同一类风格,相得益彰。

    室内的墙面也一样,地板改铺防滑地砖。

    这才是她一直渴望的宅院构造,小时候自己没钱,不敢让父母破费太多。另外,她在前边这栋屋添了一层楼,楼梯口建在药室这边,取名药楼。

    顾名思义,药室是她以后制药制香等用的。药楼摆放成品,和各类大小瓷器、药书配方之类。

    如今,药楼的三面墙各摆一张防虫防潮的实木药柜,还有几张长木桌,全部晾着。两扇窗经常打开,有空便上去烧一次麦草,以便驱散甲醛之类的气味。

    暂未使用,起码等个一年半载吧。

    暗红色的药柜、货架之类的,药室也有,是老妈这些年添的配置。

    罗青羽进入药室,开灯,拉开其中一格抽屉,里边已经摆了几瓶药,这次新炼出来的药放在另一边,和土字瓶摆在一块,到九月份出去工作时要带走。

    像老哥上次用的解毒丸,她还没炼出来。

    要掀起10吨的鼎盖不容易,徐徐图之吧,不着急,先炼常用的丹药以备不时之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