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8章 断绝
    老太太扑上去狠狠地捶打着李在平的胸口。

    那每一拳砸在李再平的胸口,就像是拿着大锤在一拳一拳砸他的心肝肺。

    李在平心里一涩,他能怎么说。

    还要怎么说?

    一把攥着老太太的手腕子,“妈,您别闹了行不行?我是不孝子,我对你二老这辈子没能力给您尽孝,您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以后你和我爸老了,你们还是指望别人吧,你们的儿子没什么本事。

    连你们住院做手术需要钱,我都拿不出来,我还有什么脸来面对你们二老?

    妈,你和我爸就当做从来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等来生儿子,好好地报答你们当年的养育之恩。”

    李在平当然知道怎么才能戳着老太的心肝肺。只有这样说,老太太才会去逼大姐去放弃让他还债。

    老太太一怒!一个巴掌扇在李在平脸上。

    李在平的脸颊红肿,可是还是咬紧了,不松口,在他心里知道这是最后的时刻,如果这一次不能把这笔债抹了,那么恐怕自己和父母和大姐之间的关系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

    反正自己做的多,错的更多,已经在医院里给别人留下了,自己不管不顾自己父母的印象,更何况现在,被家里人抓到,他就这样扔着,自己父亲在医院里居然在家里看篮球比赛。

    还对自己的大姐动手,甚至还跟母亲说出了如此决绝的话,不就是一个目的,反正和家人的关系已经没办法修复了,他只能冲着自己那笔钱去。

    安心看着激动的姥姥,看着已经在发抖的母亲,心里感慨,以前觉得人之初,性本善,所有世间的一切她都认为人性的最底线还是善良的。

    可是现在看着这样的舅舅,回想上一辈子的他们家所有人的遭遇,可想而知善良在哪里,所有人世间的险恶和阴毒全部在她们四姐妹和母亲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舅舅能说出如此决绝的话,不就是因为他无所顾忌,他觉得母亲和姥姥不可能不认他,毕竟血缘亲情谁都割舍不断,不是说你不要他就不存在。

    舅舅有恃无恐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知道这种血脉亲情割舍不断。

    只要他有事儿,只要他遇到了困难,大姐和姥姥,姥爷绝对不可能放着他不管。

    说白了就是欺负人。

    还是那种欺负你没商量。

    这一种拿亲情当做筹码的人,其实心中已经对亲情没有任何敬畏。

    安心上前一步,扶住姥姥,老太太气的哆嗦到不行,已经快要中风了。

    “好好,我有眼无珠养了一个好儿子啊。行!如你的心意,你李在平以后和我们老李家没有任何关系,我和你爹就算是死了,也不需要你来当孝子贤孙,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

    老太太在李在平不可置信的眼神里说出这一番话,扶着安心的手说,“走,我们走,安心,你别管我!扶着你妈,我再也不想在这样的地方待着,脏了我们的脚!”

    老太太第一次表现出了恩断义绝的决绝,也是被儿子伤透了心之后的无奈做法。

    李在芬过去扶着老太太一起往出走,别说他妈不愿意看他弟弟一眼,就是她自己也再也不想看弟弟一样。

    人做到了这个份儿上,为了钱居然用自己的亲情来要挟自己的亲人,这个时候李在芬也觉得是不是自己弟弟都已经无所谓,带着母亲就往外走。

    陈美云吓坏了。

    急忙拦住了李在芬,“妈,大姐,你们别这样!大平他也就是说说而已,他真的不是……他平时不这样,估计是最近心里压力大,所以说话做事总是颠三倒四的。

    你们千万不能走,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说,吵也吵了,闹也闹了,这件事就过去吧,毕竟是一家人,不能因为这样咱们就撕破脸呀。”

    她当然不愿意和老太太和大姐撕破了脸,毕竟两家对他们平日里的关照那可是海了去了,要不然他们这小家光凭自己,这日子可不可能过的这么富足。

    “行了,你也别在这里跟我们哭了,哭有什么用?你们也算是为人师表,给别人当老师,教导别人怎么做人,可是你们自己私底下想一想,自己配不配当这个老师。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怎么做人都不知道,怎么能给别人做好表率,怎么能教导别人的孩子怎么样为人处世?”

    李在芬已经不想和这弟妹继续纠缠了,反正这两口子自己根本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老爷子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这两口子,却一心惦记着他们的那笔欠款。

    其实对于李在芬来说,这笔钱她也就是说说而已,要是真的弟弟还不上,难不成她还真的让简定国去收拾自己弟弟啊。

    不过就是说说气话而已,可是谁曾想弟弟却当真了,而且自己这么多年的弟弟居然不了解自己大姐是什么性格,而且居然因为这件事连父母都恨上了。

    李在芬觉得是他们的姑息才让弟弟有恃无恐,助长了他越来越嚣张的气焰。

    李在平恼火的在后面吼叫。

    “你们真的不管我,妈,你真的不管我,那咱们就断的一干二净,从此以后再也别上我家的门。”

    他已经疯了!这一刻心里剩下的都是对父母对大姐的恨意,似乎这个世界在他的眼中除了他的妻儿,再也剩不下什么了。

    简直是毁天灭地的疯狂。

    李在芬顿了一下脚步。

    老太太摇摇头,满眼的失望,拉着女儿的手直接三个人往楼下走。

    安心把母亲和姥姥送到楼下。

    “妈,你们在这里歇一下。我上去一下,马上就下来。”

    如果李在平以为光凭几句话,把关系断绝之后,他一切的债务就可以就此没有,那他是休想。

    安心飞快的翻身上楼。

    李在平听到脚步声惊喜的扭头,他就知道母亲和大姐怎么会不管他,毕竟他可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孩子。

    他可是这个家里的主心骨,可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怎么可能真的和他断绝关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