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8 无情悍夫挥老拳
    438无情悍夫挥老拳

    张汝舟见妻子真的急了,软了下来,赔礼道歉,并发誓将《打马图经》要回来。李清照见丈夫软下来,也就退了一步,毕竟再组家庭不容易,日子还得过下去。

    二人磕磕碰碰地磨合着,头三个月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虽然不能说如漆似胶,举案齐眉,可作为二婚倒也说得过去。

    有一天张汝舟回到家中,将大门二门都关得严严的,把妻子拉到卧室,压低声音说:“清照,你可得跟我说实话。你和赵明诚是不是送给金人一把玉壶?”

    李清照一甩手说:“没有的事!我们怎么会送金人玉壶呢?明诚活着的时候,从未见过金人。”

    “可是,人们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李清照想了想,说:“无风不起浪。……明诚病重期间,一个叫张飞卿的朋友,曾带一把玉壶来看望,并请他鉴定。我一看就知道那玉壶是个大路货,并不值钱。后来,张飞卿就把那玉壶送给了明诚。”

    张汝舟伸出手来说:“那玉壶在何处,拿出来,谣言就自消自灭了。”

    “一路上丢了太多东西,那玉壶肯定也丢了。”

    “这可麻烦了!”

    张汝舟这个人胆子并不大,一听说自己现任老婆“通金”就害怕起来。在地上走了一圈儿,又一圈儿,还不是时地搓着手。

    “清照,现在是主战派的天下,通金可是大罪呀!弄不好会砍头的!!”

    “汝舟,就算有这事,也跟你无关。”

    “怎么能无关呢?你是我老婆呀!——清照,你别想多了,我真是怕你出事呀!”

    “我想,这帮人肯定是忌妒我们有这些好东西。捐一批文物吧,省着他们说三道四的。”

    李清照选了一批文物,捐给了南宋朝庭,“通金”之说也就销声匿迹了。

    李迒的老婆生了儿子,李清照过去为侄子办满月,呆了三天才回家。来到装古董和书画的库房,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进贼了,东西居然少了一半。

    “刘海,家里进贼了吗?”李清照厉声问一个小厮。

    “夫人,家里连个老鼠都没有,哪来的贼呀?”刘海笑说。

    “没有贼,我的古董呢?我的字画呢?”

    “老爷说太占地方,就挑些没有用的,卖了。”

    “没有用?哪一件没有用啊!?”

    李清照正喊着,张汝舟喝得有点醉了,里倒歪斜地走过来。

    “张汝舟,你把我的东西卖给谁了?”李清照怒不可遏。

    “嚷什么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一堆破烂,留着早晚是祸害。——卖给了收破烂的了。”

    “破烂?哪一件不是宝贝呀!?”

    “盛事说收藏。现在是乱世!第一,要填饱肚子;第二,不留惹祸之货。剩下的这些东西,你挑几件留着记念,都得处理了。这房子,我也租出去了。”

    “张汝舟,你混蛋,你掉到钱眼里了?!”

    一句话,将张汝舟的酒骂醒了一半。他瞪大眼珠子看着李清照,万万没有想到老婆敢当着仆人的面骂自己,真是太没面子了。

    “你知道那些东西是怎么得到的吗?我跟明诚节衣缩食,费了二十年之功,一件一件积累起来的。每得一本,我们二人就一起校勘,整理成集,题上书名。得到书画和彝、鼎等古代酒器,也摩挲把玩或摊开来欣赏,指摘上面的毛病。每晚以烧完一枝蜡烛为准。因此所收藏的古籍,都能做到纸札精致,字画完整,超过许多收藏家。

    “每次吃完饭,和明诚坐在归来堂上烹茶,指着堆积的书史,说某一典故出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猜中与否决定胜负,作为饮茶的先后。猜中了,便举杯大笑,以至把茶倒在怀中,起来时反而饮不到一口……”

    李清照絮絮叨叨地说着。

    张飞卿又气又妒,走上前挥起老拳就打了两下子。李清照一下子坐在地上,屈辱愤恨之情,一下子涌上心头。她猛然间站了起来,拿出山东人女人的泼辣劲儿,一头撞在张汝舟身上。

    张汝舟没想到李清照敢还手,因喝了酒,下盘不稳,摔了个仰八叉。这一下子可惹怒他,一边骂,一边拾起一棍子。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今天我打死你!”

    仆人们见老爷动了棍子,怕出大事,忙上前拦住。一时间闹得沸沸洋洋,鸡飞狗跳。

    “李清照,老子今天非休了你不可。”张汝舟指着叫着。

    “你马上休了我吧!”李清照大声说。

    自从张汝舟挥了老拳,那仅存的一点温情也从李清照的心底剔除了。她要离开这个男人,越快越好。

    张汝舟原以为自己这样说,李清照就会求自己。没想到巴不得离开自己,他马上改变了主意。休书永远也不会写的,留在这里好好折磨折磨,让她去一去性子。毕竟娶大宋第一女词人,还是一件挺有面子的事。

    夫妻陷入了冷战。

    张汝舟酒醒之后,也觉得自己做得太过分了,就向李清照赔礼道歉。

    李清照这回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他。又回想起赵明诚的好来,无论如何不能再跟这粗俗的家伙过下去。

    我李清照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那“暗香盈袖”的典雅,那“绿肥红瘦”的落寞,那“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真挚,那“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骨气……我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猪一样的张汝舟呢?

    张汝舟下定决心耗着,说什么也不同意跟李清照离婚。反正只要自己不写休书,谁也不能将李清照从这拽走,她还是自己的老婆……

    有许多史学家和文学家说张汝舟这小子,一开始就没安好事,娶李清照就是为了他的古董和书画。笔者从来不这样看,张汝舟开始还是很敬重李清照的,也想好好跟她过日子。只是二人的“三观”距离较大。又是半路夫妻,性格又不合,才导致他们不和谐的。

    更有甚者,干脆否认李清照再嫁过。其实,李清照再嫁,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也不影响她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伟大的诗人。

    请看下回——439朋友相救出大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