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章 恢复记忆,再见风清
    玉清欢抬头直视蠢蠢欲动的雷霆,硕大的闪电在黑云中翻滚,时不时劈下一小点锋芒,却眨眼消逝,仿佛在试探着什么。

    “结丹期的心魔劫没能要我性命,我倒是要看看你元婴期的心魔劫有多大的本事!”

    玉清欢竟是拿出年幼时所用的木剑,直指雷劫,嘴角带着狂妄姿态,可眼底却是那般的不安绝望。

    许是受到挑衅,雷劫翻腾得越加厉害的,黑压压的云层倾覆而下,遮天盖地。

    轰!雷劫降临。

    玉清欢一如当年,全凭血肉之躯直面八八六十四道雷劫,可强悍的雷劫竟未能伤她分毫,足矣看出她这个天下第一的天才是多么的名不虚传!

    “来吧,心魔劫。”

    玉清欢赴死一般的直面心魔劫,而眼睛却紧紧的望向上清宗的方向,透露着浓浓的不舍以及眷念。

    师尊……

    轰!心魔劫降下。

    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回响在孤岛上,那声音蚀骨焚心都难形容的痛苦,仿佛面对着什么难以承受,甚至比杀了她还难受的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日,也许是一年,也许是更久……

    再睁眼时,那如同石雕的女子的眼睛,仿若凤凰泣血,一滴滴的血泪顺着眼角流下,与嘴角的鲜血混在在一起。

    噗。一口鲜血喷出,女子的身体如同重击,挺拔倔强的身躯轰然倒塌,软软的跌坐在地上。

    “风清,我都想起来了……”

    生死关头,帝清欢终于想起来了这一切。

    数次轮回失败后,她封闭了自己的记忆重新开始,想要将曾经的梦魇心魔除去,却不曾想依旧是重蹈覆辙而已。

    她竟是与那一世一模一样,一见钟情,一眼万年的选择了他,爱上了他。

    以前她以为:迂腐顽固的他,又岂会爱上她。就算爱上了,也如同他所说的那句话。“爱过,不后悔。”也许有一瞬间,他爱过她,可终究伦理相隔,他选择了割舍,而且不曾后悔这个决定。

    而她呢,不敢求,苦于心。明知道爱上了师尊,却依旧选择了无情剑道,以为可以依靠无情剑道,将爱意湮灭。可谁知,仅仅一眼,便是至死不渝……

    结丹期的心魔劫,她拼死才活了下来,可元婴期的心魔劫,她早已知晓活不下来,所以才会在师尊飞升大典之前离去,并将带走了洞悉她生死的命牌拿走。让师尊不会担忧她,可以放心飞升仙界。

    可这些,都是她以为啊。

    都是假的,都是错的,都是一场误会!

    那一世她死后,便恢复记忆,秉持着傲气,不曾去强求他,可当她要离开人界的时候,才惊闻本该顺利飞升的风清,却突兀的死在大乘期的心魔劫中,死得那般突然,难以预料,甚至不敢想象……

    那时她才知道,原来他一直爱着她,甚至爱到骨髓,不然以他的能力,岂会渡不过心魔劫。只是他与她一样,都以为对方并不够爱自己,所以才会造成如此惨境……

    “风清……”

    帝清欢拭去嘴角的血迹,捏紧手中的铃铛,身形徒然消失在原地。

    上清宫中,所有人惊恐的看向那被黑云笼罩的白色身影,男子云淡风清的面容上满是清青筋狰狞,仿佛承受着偌大的痛苦。

    “怎么回事?已经半个月,心魔劫怎么还加重了!”紫靖厉声道。

    “心魔劫对师祖应该是可有可无的小事才对,难道师祖心中还有什么执念不成?”紫阳面色难堪,沉声道。

    “小师祖呢?”紫恒问道。

    “小师祖去外面度元婴雷劫了。”紫靖摇头回道“这两师徒,明明修炼无情剑道,怎么心魔劫都那么难!”

    此话一出,全场瞬间安静了,所有人皆是面色一变。

    似是明白什么,紫阳张了张嘴巴,不敢置信道“他们性子那般冷清,怎么可能……”

    “世间男女,除了这二人,谁能与之相配……”紫靖神情复杂道。

    “可他们是师徒啊,明明秋水晨曦的事情,师祖那般厌恶……”紫阳还是不敢相信,一向迂腐顽固的师祖会做出如此有违伦理的事情。

    “你忘了,数年前晨曦与秋水突然恢复记忆的事情?”紫靖沙哑道。

    数年前,不知道是谁,竟然以强大的灵力硬生生的恢复了两人的记忆,让本该永不相见的两人重新在一起,名正言顺的成为道侣。

    “你是说,这是师祖……”紫阳双拳紧握,瞪大眼睛。

    “不是师祖,就是小师祖……”紫靖摇摇头。

    话落,没人知道怎么接话了。

    “这倒是其次,师祖的心魔劫才是大事!”紫恒沉声道。

    “虽然知道事关小师祖,可心魔劫也不是凡人所有阻止的……”紫靖面色沉痛,却也无可奈何。

    ……

    所有人皆是无奈痛苦的摇头,别说大乘期的心魔劫,就算是结丹期的心魔劫,都不是他们所能阻拦的。

    “听天由命吧。”紫靖道。

    话落,只见雷劫旁边的空间在波动,一道黑色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那里,没有任何征兆,也没人察觉。

    “那是谁!”紫阳惊道。

    “看身形好像是小师祖,可小师祖至多元婴期,怎么能踏破虚空?”紫靖也是万分惊讶。

    此人正是帝清欢。

    看着面前沉浸在心魔劫中的风清,那熟悉的面容,那熟悉的气息,帝清欢不争气的再次落泪。

    风清这个白月光就深深的刻在她的心间,怎么也抹不去,是给她黑暗人生带来光明的人,侍卫唯一对他公平相待的人。

    也是她生生世世最大的遗憾……

    如今,终于有机会让她改变这一切,哪怕是场梦,她也心甘情愿!谁也不得阻拦!

    “师尊……”

    风清紧闭的眼眸颤巍巍的睁开,一眼便看到那淡笑的人儿,虽然觉得面前强大得如同天神的女子有些陌生,可他依旧知道她就是他唯一的弟子。

    “快走!”在仅有的理智前,风清从牙缝中吐出几字。

    “师尊,无人可伤你了。”

    风清一怔,心神失守,心魔劫的折磨再次击溃他,那惨无人色的面容瞬间喷出一大口血,寒冰剑也颤巍巍的嘶鸣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