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执行安乐死
    在宦享早上的诸多提议中间,齐遇觉得最靠谱的,还是在【齐家铁铺】边上,找一个地方建宦享自己的训练场这件事情了。

    “你愿意试一试,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去找。”

    “我已经让我朋友在帮我找了,不过你家附近空地也不多,如果是到那明巴峡谷来建,可以选的地方就有很多了。”

    宦享准备要和齐遇一家在布里斯班做邻居这件事情,并不是说说而已。

    “那就来这儿呗,反正也没有多远呀~”齐遇若有所思地侧头看了看宦享和他的马。

    骑在一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路马甲的背上,居然还能有一种遗世独立的骑士风范,宦享哥哥怎么又开始犯规了?

    森林从来都是一个兼容并蓄的所在。

    用一次次加强版的光合作用,吸收负面情绪二氧化碳,让每一个从里面走过的人,都换上氧气满满的新鲜心情。

    如果宦享在这个时候接话——【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答应了就不能反悔】。

    齐遇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做一个诚实守信的好姑娘。

    宦享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说了齐遇之前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那可不行,你还上学呢,我也是特地赶在周末带【本色信仰】过来。”

    “如果在那明巴峡谷训练,你回昆士兰大学上课还是有点麻烦的,,明天你就要去学校了吧?”

    “刚好趁着今天周日,带着你和【摇滚铁匠】出来踏青。”

    原来,宦享哥哥是特地挑了周末带【摇滚铁匠】来那明巴峡谷的吗?

    傍晚的斜阳,穿过身材纤细却又参天挺拔的雨林树木,照射在黑衣骑手的脸上。

    像一束高光,提亮了宦享原本就已经俊美得有些炫目的轮廓。

    【摇滚铁匠】背上的齐遇,目之所及,画面美好得有些不真实。

    在路马甲背上的宦享大哥哥眼里,一身鸽灰色骑士服,搭配同色系马靴和帽子的齐遇。也和他以前认识的那个古灵精怪的邻家小妹妹有写不一样。

    从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姑娘,变成了英姿飒爽的骑手。

    雨季过后的那明巴峡谷,小溪穿过森林的小路。

    两人两马,沿着山路骑行。

    茂密的雨林,藏不住古火山洞穴的神秘,也挡不住岩石池水底的斑斓。

    大自然的美,总是让人在赞叹过后,留下心灵的一片宁静。

    不像人的美,惊艳过后,愣神过后,留下的是心灵的跌宕起伏。

    齐遇本来想和宦享说她周一没课,却不自觉地因为眼前一点都不真实的画面,忘记了要怎么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想法。

    沉迷日常论战的齐遇,和怪会聊天的宦享,都没有开口说话。

    心跳声,虫鸣声,鸟叫声,伴随着小溪流过的声音,在齐遇的脑海里,形成了一段美妙的旋律。

    如果她能用那明巴峡谷的声音,给盛装舞步的自由演绎配乐。

    在赛场上跳舞的【本色信仰】,一定不可能会是一匹屈从的马。

    想到这而,齐遇就有点心虚地苦笑着摇了摇头。

    明明才见过几面,明明今天都没有带【本色信仰】一起过来。

    怎么还能做出骑在【摇滚铁匠】的背上想别的马,这种见异思迁的事情呢?

    宝贝小遇遇这么朝三暮四的,怎么对得起心肝小匠匠?

    齐遇俯下身,捋了捋【摇滚铁匠】飘逸的银鬃,对着马脖子一顿抚摸和亲吻,算是无声的道歉。

    小遇遇若果能把那明巴峡谷的旋律写出来,肯定是要带着小匠匠一起敲敲打打、踢踢踏踏的。

    齐遇摇头的动作,摇醒了她自己,也把宦享的思绪,从出神中拉了回来。

    心思归位后,宦享催马走到了【摇滚铁匠】的前面:“我们继续用这样的速度走下去,是不是就要错过Ada的惠灵顿牛排了?”

    “对呀~宦享哥哥,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呀~”齐遇很快就带着【摇滚铁匠】跟上了大哥哥的节奏:“【齐家铁铺】的惠灵顿牛排,你要记得等等齐家小妹呀~”

    “雨季刚刚过去,前面的地面可能会有一些不好走,你让【摇滚铁匠】跟着我走过的路前景,安全系数应该会更高一些。”宦享并不是随随便便带马跑到齐遇和【摇滚铁匠】的前面去的。

    那明巴峡谷和春溪国家公园,是被游客低估了美貌的黄金海岸腹地,沙滩满世界都有。

    这里蓝光萤火虫,却是世界上独二无三的存在。

    从那明巴峡谷回布里斯班的路上,认真开车的宦·司机·享还是没有说什么话。

    但齐·乘客·遇的心情,却和来时路上的尴尬大相径庭。

    除了逗弄【摇滚铁匠】,齐遇在回来的路上还时不时地哼着一个曲调,偶尔还要拿笔记上一笔两笔。

    齐小遇同学长这么大,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喜欢亲近大自然。

    大自然才是能谱写出世间最美乐章的天才作曲家。

    同样的距离,从出发时的漫漫长路,变成归去时的须臾即达。

    不知道是哪一个古人,创造了乐极生悲这个成语,世间的一切美好,在齐遇和宦享回到【齐家铁铺】南半球分行的这一刻,顷刻化为乌有。

    换作往常,【摇滚铁匠】回家的第一件事情,都是去过家家打铁铺的大铁毡上面踩几个踢踏舞的节点出来,宣示自己的回归。

    可能是因为心系【本色信仰】的恢复情况,【铁匠】今天一从运马车上下来,就在院子里面四处寻找。

    看了一圈没有看到,智商超群的摇滚伏尔甘就直接往自己马厩的方向走去。

    今天早上,【本色信仰】飞节伤情发得很厉害,根本就走不了几步路。

    能够从院子回到马厩,就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了。

    【摇滚铁匠】熟练地用嘴打开自己马厩的门,看到的确实空旷得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场景。

    没能第一时间找到“本色大姑娘”,“摇滚大伙子”一脸疑惑地看向了齐遇。

    【铁匠】眼神里面写满了焦虑。

    “心肝小匠匠,别担心啦,【本色信仰】不可能会走丢的,我去帮你问一问A妈。”齐遇既然把【本色信仰】交给Ada,肯定坚信Ada能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得好好的。

    “I’m so sorry, sweetheart,【 Faith of Colour】 has been implemented euthanasia 3 hours ago.”Adaxia道歉说【本色信仰】在三个小时前下就被执行了安乐死。

    像Ada这么热爱中国文化的一个金发美女,如果不是真的有特别难以说出口的话,不会特地改成英文来说。

    可就算是改成了母语,Ada的话说的也太离谱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