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好大的胆子
    郑定也跟着起身与辛马太道别:“既然已经决定要对黑恶势力动手,那我们也去帮忙吧!”

    燕回雪扯了扯又在对着漫画书发懵的雷娜娜,一起笑着朝辛马太道:“郑定说得对,我的火系魔法用来对付烈风狮鹫是再好不过了,一定能帮得上忙的!”

    辛马太却是不以为意地笑笑:“你们三位是我们天灵八部的大恩人,也是我们天灵八部的客人,区区两个人类我们灵族的勇士们还应付地过来,三位不如在这里稍事休息,喝点我们天灵八部的特色鲜榨果汁,再给我们辛辰讲讲地面上的冒险故事,我们辛辰从小就对外界充满了好奇,一定会很开心的!”

    辛辰略显犹疑:“丁勾叔叔他们真的没问题吗?他已经受伤了……”

    “你就别担心了,就算受伤他也还是天灵八部的第一勇士,况且还有五大队长助阵,如果这样的阵容还会失手,那这么羸弱的天灵八部根本就无法保障国民的安全,也便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你说对不对?”

    辛马太这时好像变了个人般,说出的话既便是郑定等人也不由地暗自惊叹,大有一针见血之感。

    “也对!”辛辰终于放下心来,用一双期待的小眼神看着燕回雪,“雪姐,这次我想听听关于岚境的事可以吗?”

    燕回雪含笑点头。

    “怎么样,几位客人想喝点什么果汁?”辛马太热情似火,让人难以拒绝。

    郑定略加思索:“那我就来点西瓜汁吧!”

    “我要橙汁!”雷娜娜接着道。

    “番茄汁,谢谢!”燕回雪道。

    “咦~~!”余人纷纷侧目,望向燕回雪的眼神无比复杂。

    “不好意思啊三位,今天只有葡萄汁哦!”辛马太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那你还问个鬼啊问!”雷娜娜瞬间感觉头顶飞过成排的乌鸦,“口气这么大还以为你们什么水果都有呢!”

    “葡萄汁也不错,酸甜可口,我也喜欢!”郑定及时送上台阶。

    燕回雪斜视郑定:“看不出来,你也有这么善解人意的一面嘛!”

    郑定却好似完全听不懂:“嗯?我是挺喜欢葡萄的啊!对了小雪,岚境也有葡萄吗?”

    “你够了!”郑定话音刚落,脑壳便狠狠地挨了燕回雪一记重击。

    众人打闹间辛马太已经转身退出,并在骚动结束之前带了四杯果汁入内,众人甚至都没察觉到他曾经离开过。

    “让国王亲自给我拿果汁,这种体验我连想都没想过!”看着辛马太分别为自己一伙递上饮料,郑定不禁感慨起来。

    “是啊是啊!就像做梦一样!”雷娜娜也深有同感。

    反倒是辛马太显得有些迷茫了:“为什么以前没想过,因为你们地面上没有国王吗?”

    众人正待解释,忽然一个甜美的声音伴随着急促的敲门声在外间同步响起:“国王国王,不好了!丽丽从二楼摔下来了!”

    辛马太闻言一怔,随即神色慌张地起身与众人道别:“各位,失陪一会,我去去就来!”

    众人也表示理解,纷纷催促他赶紧过去,唯有郑定,自始自终一言不发,拉长着脖子朝门口窥探着什么。

    “声音很好听对吗?”燕回雪柔声问道。

    郑定头也没回,依旧保持着那个造型,不住地点头。

    “人家都走远了,还看!”燕回雪揪着他的耳朵帮助他灵魂回归。

    “对了,这个丽丽又是谁啊?”雷娜娜八卦之魂觉醒,一脸坏笑地看着辛辰。

    辛辰被这笑容搞得一头雾水:“丽丽是爷爷养的猫……有什么问题吗?”

    又是一排乌鸦飞过,带来的是长达数分钟的冷场。

    “这国王总感觉与别的灵族不一样,有的时候很傻很天真,有的时候又城府特深……”燕回雪若有所思。

    “所以人家才是国王啊!”雷娜娜吸了口果汁,神态怡然。

    不过燕回雪的话却引起了郑定的共鸣:“丁总长他们应该不会有事吧?他们在外边拼命,我们却在这里悠闲地喝果汁,好像有点不够意思啊!”

    “就是!”燕回雪转向辛辰,“辛辰,不如你替我们跟你爷爷道个别,我们去丁总长那边看看?”

    “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战斗中如果有牧师支援的话还是很有利的!”辛辰自告奋勇,表达了与大家共进退的意愿。

    牧师所能提供的便利,在矿场之时众人便有了深刻的体会,此时她自愿加盟,众人也均持欢迎态度。

    雷娜娜听得这就要走,赶忙咻咻地将手中的果汁喝了个底朝天:“这么好喝的葡萄汁可不要浪费了!”

    郑定闻言深有同感,也学着雷娜娜仰头一饮而尽,舔舔嘴唇回味着:“真是滴滴香浓,意犹未尽啊!”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挑食的家伙就别在这里装了!”燕回雪一脸不屑地推了推二人,“我们赶紧走吧,现在越想越放心不下丁总长那边……”

    而另一边,按着辛马太的指示,丁勾也已将五大队长召齐,向他们宣布了明俳佟花二人的罪行与国王辛马太的命令。

    如同辛马太一样,五大队长也是惊得面目全非,直呼夸张。不过在听了丁勾的详解之后,一个个的也都在平常与他们的交往中找到了佐证。

    “难怪佟花总是在我身边扭着屁股,作出一副勾引我的样子,原来是想腐化我正直的心灵,太阴险了!”

    “听说那个明俳,每次打牌总是仗着自己牌好就故意把自己的牌给别人看来显摆,打个牌都这么嚣张,为人能善良吗?”

    “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哒次走路的时候前肢是外八而后肢却是内八的吗?如果不是心理扭曲,又怎么会有这么邪魅的步法?”

    五队长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觉得明俳与佟花这两个人,哪怕是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散发着浓浓的暗黑气息。

    “好了好了!这两个人恶迹斑斑,类似的例子是举不胜举。”丁勾示意五队长安静,“既然他们在天灵八部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重罪,那我们就赶紧带齐部下,抓住他们明正典刑,让他们知道我们灵族绝不会任由他们胡来,对他们的讨伐可不局限于口头之上!”

    队长们齐声应诺,热血沸腾,一想到此行将改变天灵八部的未来格局,仿佛整个人都突然长高了10厘米,吸入鼻中的空气也比平时清新了不知多少倍,只不过片刻的功夫,便已经完成了全员集结,随着丁勾杀气腾腾地直扑佟花住所而去。

    灵幡飘飘、哀乐凄凄,佟花的豪宅已经在望,丁勾一挥手,五百多灵族精英有如神兵天降冲入设在前院的灵堂,将前来吊唁的一众宾客们惊得都忘记了尖叫。

    “明俳、佟花!你们二人祸害天灵八部多年,现在依法对你们实施逮捕,其余人等速速离去,如若不然,一律按妨害公务罪论处!”丁勾的声音盖过一切嘈杂,在灵堂上空往复回荡着。

    见到这个阵势,好些胆子小的宾客已经偷偷缩身准备开溜。

    “我和佟花分别是天灵八部的禁卫总长和内务总长,敢问治安总长凭什么认为你有权力逮捕我们?”前排的一个黑衣男子缓缓起身,如炬的目光直视丁勾眼睛,在气场上是寸步不让,正是丁勾他们口中的头号恶人明俳!

    因原先的重剑被bong掐掐腐蚀殆尽,丁勾此刻腰间悬着的是一柄普通长剑,见明俳当庭质问,回了个轻蔑地冷笑:“凭什么抓你们?当然凭的是国王的命令!”随即唰地拔出长剑,“兄弟们,上!”

    队长们纷纷亮出兵器,正欲招呼手下一起冲锋,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暴喝一声,仿佛晴空里的一记惊雷:“慢着!”

    “别听他的!谁敢妨害公务,杀无赦!”丁勾催促着闻言顿住的队长们!

    “丁勾!你好大的胆子!”那出声的老者大叫着回转身子,“我什么时候下过捉拿明俳与佟花的命令了?”

    “国……国王……”丁勾一伙瞬间呆住,不知所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