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7章 刘家主的震惊
    从王府出来,刘文举也没回家,而是直接吩咐车夫去钢铁厂那边,王轩提的煤炉子他还没见过,自然要去打听一下。

    在路上,刘文举便跟赶车的车夫询问了一下,听车夫说,那就是一个烧火做饭的东西,只不过烧的不是柴了,而是煤,主要的好处就是省钱,一点煤便够做一次的饭的了,比之以前烧木柴能省不少钱。

    当然,若是愿意烧木头也可以,区别不大,而且炉子很小,可以随时搬运。

    刘家主听的半懂不懂,好在这会也到了钢铁厂那边,他便直接下车匆匆走了过去。

    钢铁厂这边已经划分成为三个分公司,分别是采掘,冶炼,精加工三部分,而对外出售的也都是加工后的成品,单独的铁锭是不卖的。

    钢铁厂这里有专门的销售部,接待各种上门订货的商人,被人指引着,刘家主便来到了接待处。

    这里跟刘家主接触过的商家完全不同,是王轩按照现代模式设立的,在销售人员的带领下,刘家主先是参观了钢铁厂这边的所有产品,从各种大小的菜刀到铁锅,各种金属零件到农具,基本应有尽有,只要是大明有的,就没有这边不能造的。

    当然,煤炉子他也看到了,毕竟是王轩提点的,销售人员听说是王大老爷特意指点的,当然是更加重视。

    “刘先生,您看,这边有几个型号的煤炉子,分别可以针对不同家庭和环境的需求。”

    说着,销售人员指挥着人开始点燃几个型号的煤炉子,他指着其中一个带着银白色烟道的煤炉子说道:“若是卖去北方的话,我推荐搭配这种烟道。”

    “您看,若是没有烟道的,这烟就随便排了,主要是这烟有毒,吸多了会让人窒息,搭配烟道的话,您看,现在这烟道就已经很热了,放在北方的话,不单单可以用来做饭,还可以用来给屋子取暖,比传统意义上的炭盆不知道要好多少倍,更主要的是安全和节省,炭盆也是有毒的,若不经常开窗通风,屋里的人也是会闷死的。”

    “据我所知,每年因为冬天使用炭盆都要死很多人,只是大部分人不知道具体死因罢了。”

    这个刘家主倒是听说过,毕竟他多少也是接触过的。

    “这个煤北方有吗?具体省多少钱?”

    “哈哈,这个是肯定有的,要说省钱,南北不同,不过,北方肯定节省更多,毕竟北方碳更贵,特别是好碳,而这炉子却不挑煤,什么样的都能烧,反正在咱们福建,能节省三倍,若是在北方,保守估计能节省十倍以上。”

    刘家主围绕这煤炉子走了几圈,他感觉这个肯定能好卖,而且赚头很大,毕竟是纯铁的,听说现在整个福建基本上全部改用这个煤炉子,若不是因为好用,怎么可能大家都换。

    这还是福建,换成北方还能取暖,肯定销量更好。

    只是,具体能多好,他也理不清,但是不耽误他搞一批回去卖,他在北方还是有渠道的,无论是女真人那边还是辽东山海关一代,先推销一批过去试试。

    “提醒刘先生一句,这煤可是好东西,而且北方更多,一旦煤炉子推广开来,到时候这煤矿便是天大的生意。”说到这里,这销售左右看了看,这才小心翼翼地在刘家主耳边说道:“咱们这边,因为煤矿的争斗死了好多人,当年,出动了上万大军,据说杀的血流成河。”

    刘家主听到心头狠狠一颤,他到不觉得这人说假话,事肯定是真的,只是应该夸大了一些。

    这只能说刘家主没见识了,未来他才知道,上万大军算事?

    等煤炉子在北方彻底推广开的时候,每一处煤矿挖的都不是煤,那简直就是金子,上万大军杀的血流成河的事多了去了!

    能占据煤矿的,那一个不是势力庞大,毕竟,北方这么多年下来,因为取暖问题,山林都快给砍伐光了,木炭价格居高不下,而低廉的煤根本就是百姓生活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与吃的穿的处于同等地位!

    这次在新城,刘家主有呆了七天,特别是交易中心,这里他就呆了三天,发现很多有贩运价值的东西,最后,才心满意足地坐船返回宁波,至于没煤炉子,他也订购了一万个,还有配到的烟道三万节。

    只是,钢铁厂产量还有限,不可能一下满足他的需求,毕竟一万个不算多,但其耗费的铁产量也有大明全年产量的五十分之一了。

    若是按照大明钢铁产量来算,单单满足全国2000W户人需求的煤炉子就需要40年……虽然现在王轩两处钢铁厂年产已经跟整个大明持平,但是,其各种产品依旧是供不应求,毕竟,用铁的地方太多了,就算煤炉子也不能用40年不坏啊。

    反正,销售人员告诉刘家主,这批货最快也要二个月以后才能取,那时候已经快接近冬天,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单单想想那是多少斤铁刘文举就有些咋舌。

    听销售人员介绍的时候他都吓呆了,单单是王轩的两个钢铁厂,年产铁量就跟整个大明持平了,他都不敢想想这是多少钱!

    好在他返回的时候也带走了不少东西,来的时候是一艘船,三百人,返回的时候是十六艘船,三万匹布,二十万斤咸鱼,这一趟他单单是买货便花掉了十万两银子,这也是幸亏他怕出意外多带了些钱。

    不过他算了算,单单是带回去的这批货便能收回成本还有一定结余,若是等两个月后把煤炉子运送到北方一卖,不出意外,他这十万两本金能翻番!

    虽然看起来不如跑倭国海贸赚的多,可倭国那边风险大次数少,一年最多两个来回,顶破大天也就二十万的利润,可若是做国内,单单是他能搞定的范围,一年下来,赚的都特么比走倭国还多,这如何能不让他欣喜若狂。

    ……

    造船厂,干船坞。

    “先生,一会下水仪式便开始了,您看……”造船厂的主管躬身站在王轩身后恭敬问道。

    “嗯,我上船吧,跟你们一起出海试试船,这是船厂第一批建造的2000吨排水量大船,若是这次测试结果满意,那么未来便以这个为标准建造吧。”

    这次下水的同样是用来做运输船的,2000吨排水量王轩觉得已经够了,至于未来是否还开发更高的,三四千吨排水量的船就再说了。

    另外,战船的话,王轩定型的就是一千吨排水量的,船体狭长,速度更快,2000吨这种太过笨拙了。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想过,王轩拿剪刀间断了红绳,随即,一声大喝便传遍整个船坞,“开闸,放水!”

    粗壮的铁链在滑轮中滑过发出,“咔咔咔,咔咔咔”的声音,闸门缓缓打开,海水开始疯狂的涌入,整个干船坞内,海水一点点上涨,知道五米多的时候,船体开始微微颤动,渐渐的,整个大船浮了起来。

    “升帆!起航!”

    随着船长的指挥,百来名熟练的水手开始一起操作,帆开始一点点升起,渐渐的,大船开始慢慢驶出船坞。

    在大海之上,连续试验了整整一个百天,到傍晚的时候才返回港口,当这艘大船返回的时候,整个港口都开始欢呼起来。

    2000吨排水量大船的建造成功,代表着造船厂技术的升级,也代表着王轩发展海贸的决心,这让靠着港口生活的人怎么能不兴奋,欢呼。

    从船上下来,王轩便发出了一道命令,邀请全福建省,九府所有顶尖家族来福州开会。

    这次会议,王轩要动用整个福建的力量,搞一些大动作了。

    一个个信鸽从福州府飞了出去,到第三天的时候,全福建省所有大家族都接到了消息,王轩请大家到福州府一叙。

    接到消息之后,每个家族表现不一,又与王轩交好的家族,生意上来往密切,自然是欣然同意赴约,可偌大福建,也有与王轩毫无交集的家族也在邀请之列。

    这其中也有一些与王轩还有些冲突,特别是在兴化、泉州、漳州三地,一些顶尖家族原来都是七大家族的附庸。

    再加上王轩可是凶名在外,这多少让这些家族有些心里没底。

    漳州,卫家,议事厅。

    “家主,找老朽来是什么事啊?”一位年纪都有60岁的老人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

    “族叔莫急,等大家都到了一起说。”坐在家主位置上的中年人皱没说道。

    一炷香左右,人到齐了,卫家主这才沉声说道:“今天,有人给咱们卫家送来一条消息,王轩,让我们到福州府去见他。”

    “什么!”

    这一消息吓的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很多人身上的冷汗都下来了,毕竟他们家曾经与刘家联姻,一定程度上算是七大家族战线的,与王轩是对头关系。

    虽然王轩灭了七大家之后没找他们麻烦,可王轩也从来没明说放过他们,这些人心里一直没底。

    这会忽然听到王轩让卫家去福州见他,难免心里七上八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