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有问题的笔录
    “怎么了?”胖子问道。

    “尸体没有眼睛。”干员说道。

    “没有眼睛?”查理斯也愣住了。

    “是的,而且这个尸体的位置也有些不对。”

    就在众人正想说什么的时候查理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刚刚听到你们的对话了,我能进去看看吗?”

    查理斯一回头愣了一下,此时只见程阳笑着说道:“顾城,私人顾问。”

    程阳的新身份竟然是一只猫的名字,虽然程阳很是无奈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因为莫离是这样说的:“既然是新身份,用谁的名字都不合适,就用顾城的吧,他也不出门。”

    听到程阳的话,查理斯虽然不知道程阳在做什么,但是他还是很配合的说道:“我们单位的私人顾问,专门负责特殊类案件的。”

    “你好顾城顾问,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你要想进去看看我让我的同事带你进去。”胖子说道。

    “可以的,查理斯和我一起吗?”程阳问道。

    “那是自然,你这顾问都要进去看看了,我自然也要进去看看了。”说着查理斯和程阳并排的往里面走去。

    路上查理斯问道:“程阳你搞什么鬼,怎么名字都成你家猫的了。”

    “新身份新身份,外面叫我顾城别说漏了。”说着程阳拍了拍查理斯的肩膀。

    查理斯不能拆穿程阳只好问道:“新身份有人知道吗?”

    “那是自然,莫离都安排好了。”说着程阳突然停下脚步“查理斯要不要比比?”。听到程阳的挑衅,查理斯自然不会惧怕,随即说道:“这可是我的专长,你确定吗?”

    “那是自然,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要是单论分析,恐怕你也赢不了我吧。”程阳说着快步往里面走去。

    胖子跟在两人的身后,冲着前面的人喊道:“路易勒你负责一下。”

    “没问题,头。”路易勒在前面说道。

    很快程阳就进入到了警戒线,突然程阳用鼻子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土壤受过水时的味道,然后对自己身旁的人问道:“那边花池的湿气很大吗?”

    是的,也不知道是下午有车在这浇过水还是因为什么,不仅是这一块,这附近的花池也都浇上了水。”路易勒解释道。

    来到花池的附近,程阳皱着眉头。他明显的感觉到这里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此时尸体并不是正面朝上,而是被人翻转了过来。

    程阳从兜中拿出手套戴在手上,来到尸体附近。此时案发现场还没有法医前来,并且程阳的身边还有路易勒跟着,所以也没有什么人提出意见。

    来到尸体旁边,程阳轻轻的按压了一下尸体的皮肤。尸体新鲜、肌肉松弛,未出现尸斑及尸僵,可以证明死者死亡时间是在1个小时以内。四周并没有发现血迹。程阳用力把尸体反过来,只见眼睛的部分此时已经变成了两个骇人的空洞。

    “你们的法医什么时候到?”程阳盯着路易勒问道。

    “马上就到,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路易勒四周观望着。很快,一个身影走进了警戒线内,看样子是一个身高172左右的年轻女性,年龄大概27岁左右,身穿白色T恤、棕色大衣和黑色长裤。

    “尤思佳?怎么是你,你老师呢?”路易勒看着她问道。

    “我老师今天休息,昨晚就跑去喝酒了。尸体有什么问题吗?”说着,尤思佳带上了手套。这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有些熟悉,仔细地盯着看了一会,惊讶的说道:“你是顾城?就是今天报道上说的私人顾问?”

    程阳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看着自己面前的人,随后脑袋一歪冷漠的问道:“你哪位?”

    尤思佳心里不禁有些火,自己这么一个好看的人他居然没有记住。但是这种场合又不能直接和程阳去较劲,只能咬着牙说道:“你的一个熟人!”

    程阳依旧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哦”,接着又低下头开始查看尸体。程阳心想这是自己的新身份,应该不会有什么熟人这一说法。而在程阳身后的尤思佳无奈地对着程阳挥舞了一下拳头表示愤慨,随后也开始对尸体进行记录。

    就在程阳刚要仔细观察尸体缺失的眼睛部位时,突然听到远处又传来一阵尖叫声。然而并不像是受害者的惨叫,仅仅是恐惧的叫声罢了。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看着只有二十出头的女人抱头蜷缩着坐在长椅上,旁边还有几个干员在不停的安抚。

    “那人是第一目击者?”程阳一边看着一边问道。

    路易勒顺着程阳所看的方向看去,随后说道:“是的,她叫苏语。我们已经做了简单的询问,但是由于她受到惊吓情绪不是很稳定,所以问出来的信息都是一些词语,并且没有什么关联!”

    “把记录拿过来我看看。”程阳眼睛死死的盯着苏语。他看着这个女人,总觉得哪里似乎有些问题,但是因为主观因素没有表现出来所以程阳此刻根本无法判断。这时旁边的尤思佳说话了:“她晚上应该是喝了酒了,并且应该是在泡吧回来的路上发现的尸体。”

    “你怎么知道的?”程阳问道。

    “因为刚刚的尖叫和她身上的衣服。我可以肯定这个人对酒精异常敏感,而且在过度惊吓后才会出现这种现象。你该不会没有和女人一起喝过酒吧?”尤思佳调侃的说道。

    程阳没有回话,而是从一开始分析这个名为苏语的第一目击者的动作情绪。这时候路易勒拿着一个夹子走了过来。

    我刚刚看了一下,里面只有零星几个词语。”路易勒把夹子递给程阳说道。

    “程阳伸手接过来,发现里面只有几个和案子风马牛不相及的词,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和案子有什么关联。这时,他发现在纸的最下面有一个被笔划掉的词语。

    “路易勒,这个词是怎么回事?”

    路易勒凑进来看了一下随后说道:“应该是其他干员记录的时候写错了吧,等下我问问。”说完他转过身对着苏语那边喊道:“米尔你过来一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