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真实的自己
    看着碗内自己最喜欢吃的红烧肉,程阳用颤抖的手夹了一块,迫不及待的塞进了自己的嘴里,慢慢的咀嚼起来。即使馋成这样,程阳的每一个动作依旧很规矩,俨然一副教科书般的用餐礼仪。原本只需要吃15分钟的一顿饭硬生生的被他拖到半个多小时。

    吃完饭收拾好碗筷,程阳回到了曾经自己居住的屋子。房间内所有东西的位置都没变,坐在阳台的摇椅上看着漫天的星星。他看着天空发呆起来,就这样一动不动的一直坐到了天亮。

    一夜没有合眼的程阳看着窗外已经亮起了的天空,随即起身洗漱,这时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程阳并没有急着接,而是把脸擦干后才拿起了电话,屏幕上三个大字:查理斯。

    “你小子该不是还没有起吧?案子有新情况了,我正往老师家去呢,你赶紧的。”

    程阳听查理斯的声音,随即说道:“已经起了,等你一起吃饭。”

    挂断电话,程阳来到了客厅,正看到郭跃军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看着郭跃军程阳说道:“查理斯正在过来的路上,来蹭饭的。”

    郭跃军把手上的报纸往茶几上一放,看着程阳有些疲倦的样子说道:“你是不是一晚上没睡?算了不说你了。程莉,多煮点馄饨啊,一会查理斯也过来。”

    郭跃军刚说完,就听到厨房内传出来了声音:“好,已经煮上了。”

    没过多久传来了敲门的声音,程阳打开了门,发现查理斯不止一个人,尤思佳竟然也在门口。

    看着门口的两个人程阳让了让身子说道:“先进来吧。”

    尤思佳拍了拍程阳的肩膀说道:“改个名字就以为我就认不出来你吗?哼!还有这才三年我的变化有那么大吗?”说完尤思佳就往里面走去。

    都进屋后,就听客厅内的郭跃军说道:“稀客呀,怎么思佳今天能有时间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呀。”

    “郭叔早呀!说来也巧,查理斯说的案子我正好参与了,没有想到他是你徒弟,碰巧早上遇到了所以我就跟过来了。”尤思佳笑着回应。

    这时程莉从厨房内走了出来说道:“思佳也来了呀,还没有吃饭呢吧,来先吃饭,吃完饭你们这群年轻人在楼谈正事儿。”

    程莉并不是很喜欢听人讲案子。别看她和郭跃军夫妻这么多年,但从来都没对郭跃军讲述案子持积极态度。

    吃完饭后,三人便来到了程阳的卧室中。

    “这屋子我以前进来过,没想到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过呀!”查理斯打量着四周道。

    “原本就没有人住,现在回来了也不想动。好了,案子有什么进展吗?”目前来说任何事对都是浮云,当然除了程阳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让尤思佳说吧,我了解的不如她细致。”

    程阳看向尤思佳,只见她从包中拿出一张印有彩色印记的照片说道:“死者名为周晓楠,身高182体重70公斤,死亡原因是枸橼酸芬太尼注射液过度注射导致死亡,经过鉴定死者的眼球摘除做的极为成功,手法如同外科医生般老练。照片上是我通过高倍放大镜拍摄出的眼框内部经过清理后的样子。你们看这边,这里出现的创伤类似一个纹理,这个纹理你应该记得很清楚吧。”

    程阳看着照片上的那个纹理,原本已经封锁的内心瞬间如同洪水开闸一样,但是表面看不出任何迹象,依旧冷漠地说道:“凶手锁定了吗?”

    “问题就在这里,今天凌晨一个自称是凶手的人居然到派出所自首了,并且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而经过对比发现前来自首的人正是杀人凶手。”查理斯说道。

    “那他的杀人动机呢?还有这娴熟的手法又是怎么一回事?”

    查理斯看着窗外道:“杀人的原因就是这个叫做周晓楠的人在酒吧多看了一会儿凶手的女朋友,凶手动怒所以才想到把对方的眼睛挖出来,手法的话……凶手是一名眼科医生。这些情况都已经经过查实,也确定了凶手的确是三天前去过周晓楠所在的酒吧,并且发生过冲突。程阳你是不是有点精神紧张了?”

    查理斯和郭跃军沟通过才知道一件发生在程阳身上的事情,那时候查理斯自己没有这么大的权限,当时也只是一个队长。在那场事件里只活下来了尤思佳和程阳二人,而尤思佳的姐姐尤思悦也在那场事件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同时尤思悦还是程阳的女朋友。

    查理斯了解后才想起那场事件中同样也有人被挖了双眼,并且是活活吊死在天花板上。当发现尸体的时候又莫名奇妙的发生了火灾,最后就只有程阳和尤思佳被人从里面救了出来吗,但是当时查理斯并不认识程阳,也不知道程阳和自己老师的关系。

    程阳平复了一下内心道:“我没事。案件既然已经可以结案,那就没有我什么事了,你们就回去吧,我这两天就住在这里了。”

    程阳这话其实是给查理斯说的,这两天不去店里了,如果有事让查理斯来这里找自己。

    查理斯还是有些担心,虽然和程阳认识的时间比较短但是他还是还是明白程阳的心思,无奈道:“我先回去了,有什么情况就联系我,你好好休息。”

    尤思佳跟在查理斯的身后,走出卧室之前回头道:“姐姐的事情你不用自责,我们家人也没有责怪你,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透过窗户看到两人开车离开后,程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神中没有了多少神采。他就这样一下子坐到了晚上,期间郭跃军上来过一次,但是看到他这个样子,没有打扰他就离开了。

    程阳的手机在这期间响过很多次,不过都没有让他从思维的漩涡中脱离。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程阳终于想起了接听,此时看向电话屏幕,上面备注的是一个叫做陆秋的名字。

    按下了接听键,手机听筒中传来了很杂乱的声音:“程阳我回来了,我们好一起聚聚啊!上午打你的电话也打不通,你赶紧给我出来,我在克雷皇家会所等你,快点儿啊!”说完这几句对面就挂断了电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