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考古系小迷弟
    看着眼前袁敖他们奇怪的表情,陶器笑了,“别猜了,这家店就是我的,不过我的陶是陶瓷的陶,器是器皿的器。如果真是牌上那个淘气的话,那我真得吐血了。”

    袁敖几人不禁莞尔,小鱼更是笑出声来,不过她的笑声听着有些磨耳,刚发出来就赶紧把嘴巴闭上,小脸上现出黯然的表情。

    陶器若有所思地瞟了小鱼一眼,似乎想要开口,却又马上意识到什么,转而对袁敖说道,“我那老爹当年不知道怎么想的,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可以说是从小被人嘲到大的,连外号都不用起。

    正是因为这家店,才让我转变了形象,现在淘气可不再是被人嘲讽的名词了。”

    袁敖点点头道,“现在哪还有人敢嘲笑你,这家店的成功早已说明一切,而且听大师兄说,因为淘气馅饼,淘气还一度成为了元城的一个流行词。”

    “哈哈,那段时间新店不够,供应有些紧张,不知道谁带起来的,居然见面先问有没有吃过淘气饼,同学们都来找我要,害得我都无处藏身,”陶器笑着解释道,想起当初的狼狈直摇头。

    “对了,大师兄,你得好好给我解释一下了,”袁敖转身狐疑地看向许言道,“你对陶大哥的创业史那么了解,怎么今天见面了反而不认识他?”

    许言尴尬地笑笑,陶器他还真不认识,对淘气饼的了解还是因为这个成功的案例在联大传播得实在太广,他才去关注了一下。

    “许学长是出了名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研千古学,不认识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陶器倒是好像认识许言,帮他解围道。

    “你认识我?我们有见过面吗?我怎么没有丝毫的印象?”许言看着陶器奇怪地问道。

    他自觉只是个普通的考古系研究生,没做过什么出名的事,当初本科毕业时还有几个同窗四年的同学不认识他,怎么这个从未见面的学弟会对他这么了解。

    “是没见过面,不过堂堂考古系大才子,联大教盟荣誉盟主方鼐教授十年来第一次破格录取的博士生我就算没见过也闻名已久了。

    更何况你在全球考古学及历史学最权威的杂志《真相》上发表的几篇论文我可都拜读过,比如《论玛雅文明和火星文明的相似性》,还有《秦始皇陵论考》等,那上面可都有你的照片。”

    陶器像是个迷弟一样对许言的成就如数家珍,说得许言的脸都红了起来,手足无措地连连摆手。

    “大师兄,没想到你名气那么大啊,怎么从没听你们提起过,”袁敖仔细地打量着这个憨厚的大师兄,像是重新又认识了他一遍,“敏于行而纳于言说的就是师兄你这样的吧!”

    许言的脸涨得更红了,“小师弟,没有那么夸张的,都是些老师布置的功课,我只是完成功课而已。小师妹才厉害,她比我小那么多,研究的成就已经比我高很多,而且小师弟你更厉害,你的学识连老师都佩服的。”

    “哦,袁兄弟,没想到你除了武功高超,学识上也很有建树,这倒是我孤陋寡闻了,听许学长叫你小师弟,难道方教授又新收弟子了?”陶器的注意力被许言的话吸引,对袁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转身问道。

    袁敖神色间掠过一丝疑惑,不过一闪而过,马上就恢复正常了,可还是被陶器注意到。

    “袁兄弟不会是怀疑我和赵洋那帮人是一伙的吧?”

    袁敖摇摇头道,“不会的,以陶大哥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和那些人混在一起。我奇怪的是我昨天才刚到元城,都没见过几个,你怎么就对我这么了解。”

    “多谢兄弟夸奖,不过这真不算什么,做生意的如果消息闭塞,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陶器对袁敖没误会他和赵洋那些人是一伙的很开心,解释道,“昨天那场赌斗很多人在现场,有人把你们搏斗的视频录下来放到网上了,还有人给你起了个外号叫‘赛亚人’。”

    袁敖嘴角一抽,真有人无聊到录视频放到网站上,还真被欧阳雅芙给说中了,赛亚人?那是什么鬼?

    此时,麒麟大厦第一百九十九层,传说中领先当前科技十年的明日世界里,赵雄赵海两父子俩站在房间的中间,他们正面的幕墙上放的正是昨天袁敖他们擂台上的画面,不过不同于网络上偷拍的,他们看的搏斗场面是连汗毛都一清二楚的全息摄影。

    “影一,你怎么看?”看着袁敖和年黎华两个人硬碰硬的对决,赵雄突然开口问道,而且问的对象还不是房间里仅剩的儿子赵海。

    “至少化劲,身体的变化不了解,我不一定是对手,”回答的是一个中文讲得很生硬的声音。

    “你不是罡劲吗?”赵海皱眉道,这个影一可是他手下最强的战力,还有他不了解的武学。

    “武道博大精深,这几年出土的很多武功都能跨境而战,这个人的境界看不出,从表现出来的战力来看,丹劲可敌,所以说我不一定是他对手,但我能杀他,”影一说到杀袁敖的时候充满了自信,现在已经不是冷兵器时代,想杀一个人,方法太多。

    赵雄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从头到尾赵海一言不发,好像对屏幕上两人间的战斗非常感兴趣,似乎对父亲和空气的对话完全没有听到。

    他知道父亲手下有一支来无影去无踪的部队,杀人于无形,是明日集团最高的秘密,所以他尽量表现出毫不关心,和赵洋不同,他对于父亲的野心和权利欲深有体会。

    “海子,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这个人?”赵雄叫的是赵海的小名,所以他知道父亲对他今天的表现还算满意。

    “我觉得还是先以结交为主,”赵海挥手间,另一边的屏幕上出现了袁敖所有的信息,包括炎堡和方教授,甚至连因为小鱼而产生的冲突都有记载。

    “他武功高强,而且背后的势力甚至有通神级强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外界毫无名气,但不可小觑,还有方教授在联大的地位,以及他的众多学生,为了暗金这么点利益得罪这个人,从而招惹那么多的麻烦,实在是得不偿失。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懂得分寸,可交。”

    “海子不错,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赵雄满意地点点头,这个儿子还是很合他心意的。

    “这个人可是个大金矿,炎族你不清楚,在那些老不死的世家里,却有名得很,我也是偶然间才听到点消息。

    炎帝可是和黄帝齐名的存在,本以为后代已经没落了,没想到还有一支这么强势的居然在升龙架。

    可恨孙浩这酒囊饭袋,了解得实在太少,不过想想当今执政的姬氏家族,就知道他们不简单。

    袁敖据说不是炎族人,可从小在那边长大,还是什么易族老一手带大的,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关系,也许是炎族出世的先行者。”

    赵海连连点头,他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对于黄帝和炎帝这两位华夏民族的祖宗还是知道的。

    想想大破灭后突然站出来力挽狂澜的黄帝子孙姬氏家族,那炎帝的子孙肯定也不简单,看来自己得抓紧时间行动了,元城根本藏不住秘密,很快,所有的世家都会得到这个消息,第一个朋友才是交心的好朋友,朋友多了也就不值钱了。

    “许学长,袁兄弟,你们除了来买淘气饼,今天还有什么安排吗?”在店门口聊了半天,陶器突然问道。

    “对哦,今天主要是带小师弟来逛联大的,差点忘记了,”许言这才想起今天的主要目的,都怪这陶器太能侃,一拉开架势,小半个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还得亏他的提醒。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边走边聊吧!反正我今天也是闲着没事,就陪袁兄弟你好好逛逛联大,马上就要毕业了,以后来得机会就不多了。”

    陶器今天是来办毕业手续的,他对考古学的兴趣一直很浓,碰到了方教授的弟子哪有不结交的。

    这个袁敖昨天的表现很合他脾气,再加上和方教授的关系,他更觉得亲近,所以就提出一起逛联大。

    许言一想也对,自己沉默寡言的,介绍得也不生动,有这位小学弟在一起就好多了。

    袁敖是完全无所谓,不过对这个新认识的朋友他也很是敬佩,自古以来白手起家,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

    于是一行四人加一猿就这么慢慢地边走边聊,像是一群多年未见面的朋友初聚,毫无违和感。

    “陶大哥对大师兄的成绩这么了解,难道你也是考古系的?”袁敖这才想起还不清楚这个陶器大哥学的是什么。

    “是考古学就好了,”陶器一说到专业就苦着张脸,“我最向往的生活是仗剑走天涯,探寻各种奇事险境,但可惜我从没学过武,身无缚鸡之力,所以能行走四方,探寻远古秘境的考古系是我梦寐以求的专业,可当初一时不慎进了金贸系,尽和那些阿堵物打交道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陶器不会武功,袁敖刚才握手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没想到他还是个考古狂热爱好者。

    “所以,我希望你们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陶器看着他们可怜兮兮地说道,“就是下次出去考古的时候带上我一起去,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能带上我就好。”

    “可是……”许言的话还没讲完,他的智脑就响了,只好先到一边去看看情况。

    “袁兄弟,袁兄弟,”陶器可怜巴巴地看着袁敖,像是只流浪狗看到了一块可口的肉骨头,就差插上尾巴摇几下了。

    没想到刚才凯凯而谈,一副成功人士的陶器会做出这样的表情,不过想想他蹲在前门口抱着馅饼大啃的样子,确实也高大不起来。

    袁敖一向吃软不吃硬,被问得急了,只好说道,“我也不知道以后去不去考古,你也知道我才刚来这里,如果真要去的话,我肯定通知你就是了。”

    “好的,君子一言,”陶器马上举起手来。

    “快马一鞭,”袁敖只好拍了上去。

    “小师弟,刚才实验室那边来电话,有个秦鼎出了点问题,那是我一直盯着的,你看……”许言和人家聊完后,匆忙跑过来,一脸为难地说道。

    “放心吧,许学长,袁兄弟他们交给我了,”袁敖还没开口,陶器已经大包大揽地说起来了,“我保证他们今天玩得尽兴。”

    “大师兄,你有事赶紧走吧,我没事的,”袁敖也催许言赶紧离开,肯定是发生了重要的事,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急。

    许言这才点头匆匆离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