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新兵对抗赛
    在此时的清道夫训练基地内,小会议室里,包括现如今大夏国明面上唯一的筑基修士刘云波在内,一众部队高层齐聚一堂。

    李兆重离职后,前来接手清道夫部队的一号长官开口道:“一场台风,什么妖魔鬼怪都冒出来了,每个城市的镇守都开始疲于应付,刚刚白河市的苍白之刃还向我递交了份报告。”

    他拿起桌上的一张纸,扫了一遍,苦恼道:“因剿灭觉醒者犯罪分子不力,她开除了两个镇守的序列,并且要求我们补个靠谱的,不然还不如不补。”

    刘云波脑海里回想起了那个身材瘦小,很艰难才跟上训练的小姑娘,脸上露出了笑容。

    “白河镇守苍白之刃......是崖心那丫头吧,这么长时间没见,居然也闯出了这种听起来就很厉害的名号了。”

    “确实很厉害,三次觉醒,练气九层,恐怕就连您也未必是她对手了。”

    问道:“奔马和鹰眼,都是很了不起的人了……现在闲置的老兵里能挑选出几个比他们更靠谱的?”

    “凌彤不错,但她的空间能力很重要,如果出了事怎么办?”

    “瞻前顾后不可取啊,我们培养的是战士,又不是为了给他们当保姆,雏鹰不经历风雨,怎能逆风飞翔?”

    “杨博士说的有道理,或许我们该考虑把二年期的老兵们都派出去,或者把非洲的特训部队召回一部分。”

    “可是你该知道现如今觉醒者们的力量远远不是修行者所能对抗的,而各地作乱的恰巧大多都是觉醒者,我的意思是,觉醒修行齐头并进的少数精英,可以派到各市区的镇守序列中,但那些修为比较低的,还是先做一些集体的清剿活动吧。”

    “没错,我也这样认为,做一方镇守所要肩负的担子绝对是重大的,既要保证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又要与当地警方打好配合,还需要面临现在越发严峻的态势与层出不穷得到了能力便为非作歹的暴徒。现如今二年期老兵绝大多数,还没有这个能力。”

    一号长官揉了揉眉心,很是苦恼:“而且老兵们除了新兵教官团,大部分都让我派出去参与救援工作了,台风汹汹而来,水患滋生妖邪,受灾群众太多了。”

    有人补充道:“几个兄弟部队的情况也与我们类似,恐怕很难抽出多余人手来支援我们了。”

    刘云波突然开口道:“我们道协可以出一份力,虽然不擅战斗,但论修行时间和天赋,我们道协并不弱,而且我们也愿意为国效力。”

    一号长官道:“这是好事啊,我万分支持。”

    刘云波点头致意,又道:“各位长官,贫道其实一直有一个想法,民间与政府并非对立,恶的觉醒者与修行者很多,但心怀善念的也不少,每个城市的镇守序列,也不一定都需要我们亲手培养出的人来担任。”

    他望了一眼陷入沉思的众人,继续道:“尽管这可能避免不了镇守队伍中,可能混入一些害群之马,但我相信将他们置于监管之中,总比放任自流更好。”

    一号长官皱眉道:“话是这么说,我们也并不反对这种做法,但很多觉醒者都很善于掩盖自己,我们没办法去分辨他们的存在。”

    在稀灵气时代,觉醒者对灵气的依赖程度远比修行者低,能力鸡肋的虽然不少,但很多都有着很强的破坏力,比在野修行者更危险。

    这里破坏力不单纯指的是杀伤力,也指能力种类繁多,千奇百怪,令人防不胜防。

    清道夫曾捕捉过一位仅仅一次觉醒的犯罪分子,然而他的觉醒能力是一种猛毒,无色无味,现代仪器根本检测不出来,若非他杀人肆无忌惮,种种证据都指向了他,根本不会被发现。

    而且觉醒者之所以可怕,也因为普通人很容易被血脉中的力量改变人格,精神上或多或少会出现一些问题。

    尤其是那种没有匹配的精神,还机缘巧合完成了复数次数觉醒的能力者。

    代号食尸鬼的怪物就是其中之一,正常人谁会愿意去吃尸体?哪怕能获得更强大的能力。

    牛头倒不属于这种,纯粹是其心性本就恶毒。真正的牛头是阴司官差,未必会秉公守法,但也一定不是这种引诱人自杀然后收取其充斥着怨念的灵魂做食材的人。

    ……

    训练营地。

    外面的喧嚣完全影响不到正在训练的这帮年轻新兵们,他们在这片土地挥洒汗水,就像初生之土的太阳,充满了蓬勃向上的活力。

    吃过早饭,新兵们迎来了一段难得的休憩。

    王恺坐在营房里的板床上,闭目冥思着;在这片绿荫浓密的山区,灵气的浓度反而要比训练基地还要低些,只是比起基地里僧多粥少的情况要好些。

    大概是因为训练基地外的那些看上去有些奇怪的大风车,本身就有汇聚灵气的能力。

    王恺第一次试着运转云上琅琅书的功法,效果实在有些吓人。

    就跟着有人拿着大功率吸尘器一样,周围数百米方圆的地方,灵气尽数涌入他的体内。

    但还是太少了,就像拿了一张特大号的过滤网去筛鱼,可整条河里一共就那么三五条鱼,捞完了之后就只能停功了。

    就在这时,王恺又立刻转而运转内丹法,将云上琅琅书吸纳的灵气梳理运输到下丹田,完美地完成了两种功法的对接。

    可这过程还是太慢,在上古时期的洞天福地,灵气甚至能凝聚成泉水,只要几天就能积蓄到突破筑基的地步。

    他叹了一口气,以后可以考虑坐飞机修行,自己一路吸过去,总能吸纳到足够突破筑基的灵气量吧?

    走出营房,正看到不远处老朱跟张启孟不离焦般地又坐一块儿了,俩人一人拿部手机在那儿玩,看得新兵们直眼馋。

    走近了就听到老朱一声凄厉的咆哮:“我套你猴子!一发十连一个5星都没出,我的星熊啊,什么时候才能得到你?”

    王恺诧异道:“班长,你在干嘛?”

    老朱迅速平静了下来,一脸便秘道:“刷国际大事,时政新闻。”

    旁边的张启顿时笑出声,道:“这货最近在玩什么昨日方舟,就是一塔防游戏,看着幼稚得不行,这么大人了,我也是服气。”

    老朱丝毫不显尴尬地轻咳了一声,道:“你不懂,游戏里也有一些灵感值得借鉴,这昨日方舟里讲的跟灵气复苏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王恺刚想问一些关于觉醒的事,就听到营房内的一根木质电线杆上悬挂的扩音器里传出了一阵电流声。

    “喂喂喂?”

    一阵刺耳的嗡鸣后,丁腾的声音顿时变得清晰了起来。

    “下面宣布个事,从明天开始进行以班级为单位的丛林生存对抗赛,也就是说,从明天开始,除了你的同班战友,其余人都将会成为你们的敌人,祝你们好运。”

    老朱小声嘀咕道:“这不就是绝地大逃杀的套路吗?忒老套。”

    正在这时,扩音器里又传出一阵声音:“对了,刚忘记说了,各班班长来我这儿集合一下,我给你们布置点任务,顺带领一下明天对抗赛的规则表。”

    老朱拍拍屁股站起身:“得,好不容易得点休息时间,走吧。”

    看到俩班长离去,八班的小伙伴们顿时围拢在了一起。

    一帮大小伙子瞅着王恺,眼神炽热:“明天就靠你了啊哥!”

    王恺:“别这么说,我有点慌,总感觉你们要演我的样子。”

    刘彦昌这怂货一脸哀嚎:“不是演,是真的菜怎么办?”

    王恺顿时一个三连,扭头就跑:“没救了,等死吧,告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