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一波未平
    六皇子南宫漠为雅贵妃所生,这对母子向来低调谦和,这雅贵妃更是出了名的温顺谨慎,凡事唯皇后马首是瞻,在皇后这棵大树的庇护下,在惊涛骇浪中生存下来。

    皇九子南宫赫生母为娴妃,乃皇帝南宫云庭的挚爱,可谓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然天妒红颜,她在诞下南宫赫后因血崩而逝。

    南宫云庭痛失所爱,曾一度精神萎靡,虽后来振作起来,但性情却已大变。

    他把对娴妃的一腔思念,寄托到其遗子身上。

    南宫赫自幼从吃喝拉撒到教育启蒙,无一不是父皇亲自经手过问!

    为防暗箭伤及爱子,南宫云庭更曾下过一道圣旨:但凡皇九子有任何闪失,便以一众兄弟姐妹生死作陪!

    这正是在其强硬的态度,及雷厉风行的行动下,后宫美人们不仅要收起某些不良心思,反得战战兢兢盯着这株金苗,唯恐其被风吹了,日晒了,累及自己的孩儿!

    与南宫赫的众星捧月成长截然相反,十皇子南宫柯乃一宫女所生,其在娘胎遭毒带病出生,身体羸弱,每日与汤药为伍,但凡行走两步便会气喘连连,似乎下生便注定与皇位无缘!

    若非如此,恐怕他也难以平安长大!

    南宫赫没有说话,他越过地上的燕妃,向着一处暗格按去。

    只听“咔”地一声响动,镶嵌在墙壁上的那副墨梅木雕,弹到了一边,一扇木门出现在眼前。

    “跟上!”南宫赫道。

    他推开那木门,向里面走去。

    这人身上散发的冰冷暴戾之气,似乎更浓了!

    臻蓓无奈地撇撇嘴,连忙跟着过去。

    “这是燕妃的密室?你怎么晓得这里有古怪?”

    臻蓓看着这处不大的空间里,里面仅设了几个木架抽屉,惊讶道。

    南宫赫没有理她,自顾自地把从书架的锦盒里拿出的东西,蹙眉细细端详一番,再扔回去。

    这人性子当真别扭!

    臻蓓无语地耸耸肩,亦开始动手翻找起来,她从一处抽屉里,翻出一叠书信。

    打开一看,里面字迹相同,应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待看清信中内容,已经确定写信之人,正是刚离开的南宫观。

    原本这些私信,均是这二人暗地联系用到的!

    一般而言为谨慎起见,诸如此类的物件看完即要销毁的。

    然,燕妃深居内宫,轻易见不到心上之人,她寂寞空虚之际,便翻看这些书信慰以内心,哪里舍得毁了去?

    她自以为藏于此处,无人知晓便能万无一失,不曾想但凡有形体的东西,只要存在于世上,便有被人发现的一天!

    信中除去缠绵情话,还有不少见不得光的机密之事。

    臻蓓正翻看到南宫观在信中言,已经成功收买到了秦府的下人,正心中窃喜兴奋。

    却听身旁南宫赫,突然开口说道:“这里原本是我母妃的院子,乃皇宫中最好的一处院子,她虽然早已不在人世,但父皇仍为她把此院空置了许多年。在我年幼时,父皇经常带我来缅怀母妃!此处暗室,便是那时我偶然间发现的!”

    他声音有种说不出的落寞,臻蓓不由转头向他看去。

    按理来说,他们父子之间感情应该很浓厚亲密才是,但,据臻蓓所知,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南宫赫与其父皇可以用势同水火来形容!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不会与南宫云庭把此院子,赐给了其他人有关?

    臻蓓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然,南宫赫垂眸盯着手中的一对玉镯,止了话,沉默了下来。

    臻蓓默默看了他几眼,轻笑道:“怨不得,你对这里如此熟悉。”

    见南宫赫没有回应,她遂无趣地闭上嘴,把有用的几封信,揣入怀中,专心翻找起其他地方。

    此番进宫收获不小,虽然没有证明秦无尘是遭人陷害的铁证,但凭这些书信,足以使得燕妃与南宫观跌入永不能翻身的深渊!

    返回瀚门学院后,臻蓓把那几封书信,递到南宫赫面前。

    南宫观与南宫赫一向水火不容,当初林云音正是间接受到南宫观的授意,才会使得南宫赫与帝位失之交臂!

    只要把这几封信,在他们的父皇南宫云庭面前一放,断指之仇也算报了一半了!

    南宫赫略一迟疑,道:“先放你这里罢!这几日,我会想办法去天牢见上秦无尘一面。问明当初他亲口承认了受贿之事,到底是受人胁迫,还是另有隐情!”

    天已开始放亮,臻蓓连着打了几个哈欠,道:“好。有消息记得告诉我一声。”

    南宫赫微微一点头,向外走去。

    臻蓓见他纵身越上高墙,几个跳跃没了踪影,羡慕地感叹一声,一头倒在塌上沉睡起来。

    她没有他那么精深的功力,连续两晚不眠,已经让她的精力达到了极限。

    这日正逢学院休沐,清晨天空下起了滂沱大雨,使得司马端礼和特特尔没有如往常一般,过来喊臻蓓晨练,难得让她睡了个安稳觉。

    等她彻底睡足醒来,已经到了正午,外面雨也渐渐小了。

    正在外室做针线活的芍药,见主人终于起身,连忙把放在锅中温热着的饭菜,端了过来。

    用过午膳,雨也完全停了,臻蓓决定一个人到学院四处转转散散心,重新整理一下思绪。

    臻蓓刚走了院子,没走几步,便见对面匆匆行来一人。

    那人见到她后,急忙止住脚步,对她微微一笑,拱手道:“古兄!”

    臻蓓见他怀中夹着几本解析棋局的书籍,还礼道:“何兄,今儿沐休还这般用功勤奋!”

    何笙歌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后,仰天长叹道:“古兄天资聪颖,对战高届学姐亦能游刃有余,而吾等平庸之辈,只能以勤补拙了!”

    昨日,何笙歌请假没在学院,事后听闻他人说起当时情形,懊恼十分,后悔没能现场观战。

    臻蓓笑道:“何兄过奖了!在下只是碰巧,见过那几个棋局而已!”

    何笙歌摇头道:“非也,非也!能得南宫赫另眼相看的人,有岂能是泛泛之辈?”

    他狭促地笑容,让臻蓓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确是侠义心肠,救了在下一命,但另眼相看却远远谈不上了。”

    何笙歌显然不信她的这番说辞:“唉~南宫赫是什么人,他但凡与侠义二字沾边,那便不叫这个名字了!”

    他向前走了两步,拍拍臻蓓的肩膀道:“能得他青睐,可是件大好的事情!若有朝一日,他登上皇位,那古兄可跟着受益匪浅,到时可莫要忘了愚兄才是!”

    原来,这何笙歌是以为南宫赫看中了她的才能,才会出手相救了!

    此人才高八斗能力卓越,只是嘴巴太碎,今日若不说个清楚,他定然会四处传扬出去!

    眼下南阳国皇室情势复杂,暗涌急流无数,一旦被一些有心人听了去,当真后患无穷麻烦不断!

    臻蓓淡淡一笑,道:“何兄言重了。你莫非忘了,南宫赫早已身体有残,不能追逐帝位!”

    “古兄此言差矣!这规矩都是人定的,倘若南阳皇帝,非把位子传于九子,旁人又能如何?”何笙歌向前走了两步,俯身臻蓓耳边,悄声道,“亦或,南阳国其他皇子皆为残体,又将如何?”

    臻蓓闻言一怔。

    待她再次回神,对方已经走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