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到周末了
    每个人都各执一词,站在各自的立场上,说着各自所见的话。

    实在叫人无法轻易的判断对错。

    整理一下,大部分认为古川伊织不好接触,是个标准不良少女,失踪的事并不奇怪,而是自作孽。

    一部分认为古川伊织很善良,也有少女的一面。

    少数的人,则认为大神美知子同样不是善茬,所以才会跟古川伊织玩到一起。

    而还有一部分则认为大神美知子同样是个善良温柔甚至有点弱气的女孩,会跟古川伊织在一起,则可能是安全感的问题。

    最后,相似的容貌,也是俩人成为姐妹的重要因素之一。

    安娜很困惑,困惑的地方很多。

    白鸟真纪的潜台词认为,是家庭因素造成了古川伊织的遇害,主要因素是父女不和,而古川部长的行为同样值得推敲。

    女儿遇害的问题,第一反应不是彻查,而是掩盖,本身就是耐人寻味的举动。

    而在长谷川家的遭遇,恶灵控制了美知子,貌似是直接冲着长谷川来的。

    她想杀他。

    所以,她不急着杀他,而是折磨着他。

    因为生前,可能是长谷川杀害了她。

    弃尸这种活,哪怕是不良少女,一个女孩子可干不了,更别说美知子的设定里有体弱的设定。

    而长谷川对美知子的态度同样耐人寻味。

    最后,极为微妙的一个可能是,因为三角关系矛盾爆发,美知子杀害了古川伊织。

    美知子的资料里有体弱这种事,但是,之前田中信事件,虽然被刺伤,但在众多受害者中,只有她从田中信手下逃脱,甚至反杀,这显然说不通。

    不过,就算是三角关系矛盾爆发,美知子作为胜利者显然没理由对失败者出手,甚至是杀害。

    更说不通的是,如果是这样,当年古川部长显然没理由放过美知子,甚至给其作证。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果然,还是情报太少,关键的情报。

    明天还得继续跑。

    还有,得想办法跟古川伊织见上一面,现在,她又在哪里呢。

    跟恶灵见面,肯定不会是愉快的见面。

    如果她渴望灵魂,那么,必然还会找到新的控制目标,袭击生人。

    似乎是警察家庭出身,哪怕死后,反侦察意识也极强,躲在背后借助他手犯案。

    得尽快阻止她。

    到了京西接雪代子回家,明天周末,因此,雪代子有了充裕的时间。

    安娜跟雪代子一起做晚餐,但雪代子自告奋勇的表示一个人做,赶走了安娜。

    回到房间后,照例安娜更新MIXI,顺便浏览了留言板。

    是真的惨,一直没几个人看。

    这样一来根本起不到宣传接委托甚至靠打广告生活的目的。

    难道,真的要上街像个神婆一样扛着‘沟通阴阳,游走生死’的幡旗,碰运气一样的挣钱?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听起来是很从容有余,甚至还有点浪漫色彩。

    要是来个意外天灾人祸,那就等不到三年直接饿死了。

    安娜有点小小的苦恼。

    必须找到正规稳定的收入渠道。

    可一时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好想法。

    既要能挣钱,又要有大把空闲的时间,工作不能太复杂太烦心,这样才能保持愉快的好心情休息玩耍。

    所以说,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事情呀...

    安娜敲打着键盘打算回复留言。

    黑兽:“伊多姑大人,真的假的?我很慌啊。”

    顺其呵过:“我就奇怪,一个混黑的大佬,被扇了耳光,居然会忍下来,伊多姑大人没事吧?一天没更新,被杀人灭口了吗?”

    暗影导师:“当时我就觉得这家伙的隐忍有点不正常。”

    拉斯维娜:“不是正常不正常的问题,正常人看见伊多姑大人的力量都会忍下去,关键是打不打的赢的问题,当时别看伊多姑大人看起来是个女孩,真动手被灭口的肯定是长谷川。”

    闻人暮雨:“草(╯▽╰)真实。”

    吹花无意:“换我我也忍,伊多姑大人请打我一次。”

    ppaszz79:“我在现场,当时长谷川都快哭了。”

    说着说着就歪楼了。

    安娜看了一圈下来,根本就没什么建设性的说法。

    想了想,为了保持威严与神秘,还是战术性潜水吧。

    接上数据线,继续做文案,随之也把今天的收获,录音文件上传。

    忙碌中,雪代子开门说道:“安娜,开饭了。”

    “恩,这就来。”安娜扔了鼠标当即起身。

    今天忙了一天,安娜是真的有点饿了。

    到了公共客厅一看,已经很有些人在了。

    公寓的住客,都是些年轻的女性,由于明天休息日的原因,今天难得的集体性露面。

    “雪代子你人真是太好了。”身着职业女性套裙的女子,回到公寓还没来的急换身居家服,坐在餐桌旁,眼巴巴的看着饭菜,一脸感动,看到雪代子走来,感激道:“每天都是茶泡饭,我已经完全受够了,雪代子大人,好人一生平安。”

    她太瘦了,看起来瘦瘦小小的。

    “社畜真难呢...”另一边,穿着运动短背心的女大学生说道:“一想到以后要过这种日子,就不寒而栗。”

    “介绍一下,这是安娜,立花安娜,我的侄女。”雪代子上前微笑道。

    “你好~安娜~”一众女人露出和善的笑容。

    没想到这一出的安娜僵了片刻,冷着脸点了点头。

    “大家都是很好的人呢,安娜。”雪代子说道。

    “会怕羞很正常啦,雪代子姐。”一位像是通宵了十天神情憔悴的女生说道:“都到齐了吗?可以开饭了吗?能喝酒吗?”

    管理员小姐从角落一处抱来一罐啤酒,说道:“只能这一箱哦,不过,安娜跟凛花未成年,不能喝酒。”

    “我对初级狂暴药剂过敏。”凛花坐在一边,小声说道。

    “高级的就没事吗?”女大学感兴趣的问道。

    似乎意识到说了不掉了的事,凛花紧紧闭上了嘴。

    “好了,人到齐就开饭吧。”管理员小姐发话。

    随着一句‘我开动了’气氛逐渐热烈起来。

    很快,啤酒开到第二箱,第三箱,第四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