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8章 非常困难
    江湖中的事情有时候还是首先非常困难的,如果想办成一件事,好像也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你在江湖中没有什么势力或者没有什么人手的话,恐怕要办一些事情,还真是不那么容易,但是如果有人接受或者有人帮助的话,或许事情会有所好办,当然也是十分容易的,但是如果让一个人去办一件不能够办成的事,那么他是无论如何付出多大努力也是办不成的,尤其像丁天雷这样让他去办一些不可能办成的事情,他的确不能办成。

    丁天雷当然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他到此时此刻也是到今天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即使他明白这个道理之后也感到无所谓,即使不能和他们和解当然也是无所谓的,毕竟自己所做的都是些正义的事情,当然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呢,即使自己要见了飞剑派的人,当然也会劝他们做一些有用的事。

    丁天雷可是一个十分讲一起又十分正义的人,当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是一个非常完美的人,可以说他简直就是一个江湖大侠江湖,正儿八经的游侠的意思。

    丁天雷当然此时此刻正坐在大厅里喝茶,只见一杯茶喝完之后,他又倒了一杯,然后又有一饮而尽。

    丁天雷此时此刻觉得十分的轻松和自在,他好像觉得,呃,没有。和地点比现在更轻松更自在了,他好像已经忘记了一切,忘记了一切仇恨,忘记了一些事情,当然他感到十分的疑惑,是不是自己应该做一些事情或者自己应该再去寻找一下那些仇人呢?

    丁天雷但是又一细想,就凭自己一个人的能力,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找到要找的人的,自己也找了这么多年好像来从无结果,即使自己再走下去的话,恐怕也是找不到的,因此他还是觉得应该慢慢的找,应该派他人去找才对,不然的话就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恐怕是找不到那些人的,当然还是应该放松一下心情,还是应该自己在这里等别人的消息才对,毕竟他已付过白先生许多钱财,想对白先生一定能够帮他找出要找的人也能够帮他找出黑箭派的帮主,然后进行和解一下,当然那是一件10分很好的事情,因此他现在并不感到有些恐慌或者着急,毕竟着急和恐慌并没能代表一切。

    白小生此时此刻一个人正走在街上,他当然也是像丁天雷的客栈而去。

    白小生答应过他人称今天一定到他的那些客栈,而且然后带着他去到飞剑派的帮你去解释一下情况,但是好像他并没有完成任务。

    白小生心里现在好像感觉到有些不自信。但是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他所要找的人今天并不在家,当然也并非失信于他人,他当然是这样想的,但是他认为别人能不能原谅他,或者说能不能理解他,现在他好像还是有些不知道的,但是毕竟白先生认为自己是一个十分了得的人,但是答应过别人的事情好像今天没有办成,他的确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今天便想来到这里继续解释一下。

    他一个人慢慢的在这个街上行走着。他好像并不想走的很快,因为他心里认为,如果自己解释的话,但是别人不听他的解释的,那么自己将会是很难看的结果。

    但是这里面的问题好像还是没有解决,他当然感到有些愧疚或是有些失望,但是这也无所谓,他并没有找到帮助,因此他还是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的,因此他好像也并不害怕任何人的盘问。

    此时街上已是人来人往,只见有做买卖的,有买东西的,有年轻人当然也有老人,也有小孩,整个街上变得十分的喧闹。

    白小生不知不觉就来到丁天雷来住的客栈。

    他抬头看了一下,然后就慢慢的走了过去。

    丁天雷此时现在正往外面一看,原来他看到了白先生立刻脸上露出喜悦之情,于是他站起来来到白小生的面前。

    “白先生好,白先生,为什么今天来的这么早啊?”丁天雷有些好奇的问道,他也认为白先生怎么一大清早就来到客栈,想必一定办好了什么事情来告诉自己的。

    白小生道:“唉,一句话真是说不完啊。”

    “那还请白先生坐下来慢慢去说才对,毕竟白先生昨天回去的很晚,想必事情也没有办成,为什么今天会来的这么早?难道白先生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吗?我真是感到十分的高兴啊。”

    白小生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了下来,只见他也倒了一杯茶,然后慢慢的喝了起来,最后他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白小生道:“真是不好意思,昨天我去飞剑派,但是他们的帮主正好不在家里,相比今天我们再去也是徒劳无功的,因此我才来到这里来告诉你一声,昨天的事情我没有办成,真是不好意思呀。”

    丁天雷道:“噢,我以为是什么大事情呢,原来是这件事情要和他们去解释,当然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白先生就不要太过于操劳,太过于着急了,况且我也认为,我和他们也并没有深仇大恨,想必他们也这几天也未必对我下手,这个就无比担心了。”

    白小生听他这么一说,感到这个年轻人还真有点大度和气量,想不到自己没有办好事情,这个人竟然轻易的就说出这样的话,看来这个年轻人真的很好啊。

    白小生:“噢,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么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我办不成这样的事情,你会怪罪我呢。”

    “白先生真是多虑了,我又怎么能够怪罪白先生呢?其实这是一件小事情,什么时候办都无所谓的,他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什么时候就过去和他理论。”丁天雷,显得很自信也很认真,当然他认为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一件小事情,自己是正义之人,他们是作恶的人,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白小生小声的说道:“看来你这个年轻人的确不一般呀,相比你的武功一定很高,不然的话你一定不会说出这么自信自傲的话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