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红颜知己?
    “还这么生分,该喊我兄长啦!”

    唐文运说着就起身拍了拍陆远肩膀。

    陆远笑了笑,也不故作矜持:“兄长说的是。”

    “这就对嘛,要不要去看看唐婴,如今你们成亲在即,正好可以多聊聊。”

    唐文运笑着说了一句。

    “不必了,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大丈夫立世也不应尽想着儿女之前,家母还等着我回去呢。”

    陆远说着就告辞而去。

    但等陆远刚走出门时,就恰巧看见唐婴突然在了屋外。

    陆远回头看了唐文运一眼。

    唐文运摆了摆手:“别怪我,我提醒了你的。”

    陆远见此,只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是小妹来啦,正好我要去找你呢,那个我们出去聊?”

    陆远说后就淡然地离开了唐文运这里。

    唐婴也跟了来。

    陆远也不说话,直接就朝外院走去。

    唐婴见陆远如此淡漠,气得把脚一跺:“陆郎既然不想见我,又何必想娶我!”

    陆郎?

    这称呼倒新鲜。

    陆远站住脚,回转过身来:“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想见你了,瞎说什么。”

    唐婴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陆远见此干脆就直接问道:“我问你,你是否真心想做我的妻子,如果你及笄的那天,我没有拿出那首词的话,你是否会真的要和我退亲?”

    唐婴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后才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你我能做主的吗?”

    “既然你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你还想要什么,既然注定是夫妻,又何必在意那么多”。

    陆远笑了笑就走到唐婴面前来,准备把唐婴额前被风吹乱的头发别到耳后,但唐婴躲了过去,她还是接受不了陆远这么亲昵的举动。

    陆远也就把手收了回来,笑道:“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唐婴见陆远真的走了,一时似嗔非怒道:“你变了!你不像以前那个你了,以前的你不会对我这样冷淡的!”

    “哎,随便你怎么想吧,乱世将至,谁还有心思跟你谈儿女之情。”

    陆远腹诽了一句,就不由得摇了摇头,然后扬长而去。

    陆远回来后,见二妞已经沉沉睡了过去,也就不好再教二妞作为秘书还要在床第上做些什么。

    而二妞待陆远也在自己旁边关灯睡着后才松了一口气,悄悄睁开了眼,心道:“还好自己装睡了,不然让少爷发现自己胸前这地方已经大的裹布都束不住了会不会就不要自己了,自己明天得出去买根长点的裹布,把胸再缠紧些,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迟早会被少爷发现的,这可如何是好?”

    二妞面露苦涩,紧锁眉头,半刻钟后才昏昏睡去。

    次日。

    陆远见二妞还未醒,也只好自己先起来,只道:“这丫头,别是哪里不舒服吧,怎么睡得比我早还起的比我晚,也罢,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陆远因此也就没多说什么。

    陆家织坊经再次扩招织工后,每日的春风布产量是越来越高,不但如期完成了对宋玉卿的供货,也开始源源不断的给郑家供货。

    陆远做了个统计,以现在陆家的生产规模,在契书规定时间内,供应完郑家的货不成问题。

    但陆远可并不会满足于此,他将来要养大规模的军队,产业自然要越做越大才行。

    转眼就到了十月十五日这一天。

    天气越发的寒冷。

    繁华的临清城已经开始飘起了小雪。

    而也在这一天,陆远将要正式迎娶唐家大小姐唐婴。

    陆远也没想到自己会在明朝结婚。

    但在后世也算经历了不少现实的他早已没有了对结婚就等于感情升华的美好期盼。

    他知道自己只是在做一件让家人和对方的家人感到高兴的一件事而已。

    至于新娘,无非是自己这一辈子要一起生活的人而已。

    但终究也是要分开的。

    毕竟人这一辈子就注定了是要一个人来一个人走的。

    而最好的期盼无非是在满头白发而彻底老去时才分离。

    至于对方会不会给自己带来幸运以及美好的时光,陆远没敢奢望也没想要这些。

    按照明朝礼制。

    庶民结婚,新郎破例可以穿九品官服,而新娘可以凤冠霞帔。

    因而,陆远这一天也是头戴乌纱,身着官袍,骑着高头大马来到了唐家,并将华彩如九月骄阳,娉婷如三月弱柳的唐婴娶回了家。

    拜堂敬酒后,陆远才进了洞房,来到唐婴面前。

    陆远也按例用玉如意揭了唐婴的盖头,并也与唐婴喝了合窇酒。

    陆远也不客气当即就朝唐婴那红若樱桃的唇瓣亲了上去。

    但唐婴忙起身坐在了另一边:“陆郎,我还想问问,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词的主人到底在何处?”

    陆远愣了愣,他想承认是自己写的并趁机把唐婴拿下,但也不想骗唐婴,只问道:“这个重要吗,你是嫁给我,又不是嫁给他。”

    “很重要,我的心被这首词慢慢的占据了,还有碾冰为土玉为盆这首诗。”

    唐婴回道。

    “不过几首诗词而已,我没时间跟你说这些,我先睡了!”

    陆远说着就翻身上了床,酒意本就上来的他,倒也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唐婴抬起了头,见陆远真的闭眼睡了,伤心不已,说道:“告诉我是你自己写的,有那么难吗?!”

    陆远早已昏睡了过去,没听见唐婴细若蚊蝇的责备声。

    次日清晨。

    “二妞,你的屁股很软很圆啊”。

    陆远习惯性地梦呓了一句,但却发现自己摸了个空,不由得睁眼醒来,却见自己旁边早已没有二妞,只空空如也一猩红湖绸鸳鸯枕。

    陆远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成婚了,作为侍妾的二妞早去了西厢房睡觉,而睡自己旁边的应该是自己妻子唐婴才是。

    陆远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也许如果让唐婴听见只怕有些尴尬。

    所以,陆远有些慌张地坐起身来。

    毕竟,作为穿越者的他还是不习惯这种合法拥有多个女人的感觉,所以在唐婴面前夸一个女人还是让他有一种背叛唐婴的愧疚感,何况唐婴现在已经是自己的妻子。

    但陆远起身后却发现唐婴只趴在桌上香睡着,连红妆都未卸,估计也没听见自己刚才说的话,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听见了!陆郎,你还说她不是你红颜知己,你在骗我!”

    唐婴睁开了眼,眉间带着得意之色。
为您推荐